在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威胁退出《中导条约》两天后,《中导条约》问题还有谈判余地

新华社北京10月24日电谈“中导”定“特普会” 美俄维持“冷和平”

博尔顿访俄,在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威胁退出《中导条约》两天后,议题之一可望与俄方就这一核裁军条约“摊牌”。特朗普22日扬言,美方将扩大核武库。

新华社记者孙萍 刘晨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访问俄罗斯,指认俄方违反《苏联和美国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即《中导条约》。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23日结束了对俄罗斯为期两天的访问。访问期间,美俄双方就军控、叙利亚、乌克兰等问题交换了看法,并商定于11月在巴黎举行元首会晤。

俄方否认违约,同时回应:美方一旦开发条约所限制的导弹,俄方将设法保持“军事均衡”。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博尔顿赴俄之前宣布美国将退出《中导条约》使此访备受舆论关注。从访问期间双方的互动看,《中导条约》问题还有谈判余地。在美俄关系持续恶化的背景下,双方均展现出维持“冷和平”的意愿。

特朗普20日首次公开美国将退出《中导条约》的意图,借口是俄方长期违反这一条约以及条约限制美方开发新武器。他22日在白宫面对媒体记者,再谈这一话题。

双方调门有降低

“俄罗斯没有守约……在他们醒悟前,我们将扩大,几年前就应该这样做……截至目前,我们比谁都有钱。”特朗普说。

访问期间,博尔顿与俄总统普京以及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外长拉夫罗夫、防长绍伊古举行了会谈。博尔顿向俄方详细阐述了美方考虑退出《中导条约》的理由,称俄方违反了条约规定。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22日在俄罗斯会晤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尼古拉⋅帕特鲁舍夫和俄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博尔顿同样抱怨对方违约,遭俄方否认。

不过在特朗普的表态引起轩然大波后,博尔顿也降低了调门。他说,美方尚未就如果退出《中导条约》将如何在欧洲部署针对莫斯科的导弹做出任何决定。

《中导条约》1987年由时任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和苏联领导人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签署,规定双方不再保留、生产或试验射程500公里至5500公里、作为核武器运载工具的陆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美俄近年多次相互指责对方违反条约。

从俄媒的报道来看,帕特鲁舍夫等俄罗斯高官均未对美方表示强烈谴责,而是强调维护条约的重要性。而普京在会见博尔顿时的开场白也足够淡定。他表示,美方近期对俄罗斯多次挑衅,而俄方均未采取回应措施,双方在这种情况下就关键问题交换意见是有益的。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22日说,美方一旦退出,俄罗斯将被迫采取具体军事步骤,“以保障自身安全”。

普京提到《中导条约》时说,不久前俄方听说美国有意退出《中导条约》,俄方也知道美国对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有疑虑,美国还准备在太空部署反导系统。不过他此后并未深入阐述《中导条约》这一话题。

“撕毁《中导条约》意味什么?意味美国不再掩饰它开发这些系统的意图,而是要公开开发……而俄方将寻求在这一领域恢复平衡。”

德国《明镜》周刊认为,从博尔顿和俄方官员的表态看,美俄围绕《中导条约》的矛盾有所缓和。

《中导条约》是自有核武器以来美苏所达成真正削减核军备的第一份条约,被视为双方为限制军备竞赛迈出的重要一步。

讨价还价有余地

跟进美方举措显然不是俄方“首选”。俄罗斯外交部下属防扩散和军备控办事处副主任安德烈⋅别洛乌索夫22日告诉联合国大会裁军委员会:“我们准备与美国同事合作,就与《中导条约》相关的一系列问题。希望我方努力能获对方对等回应。”

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中导条约》后,俄方并无激烈反应,而是强调希望听取博尔顿对此事的详细解释。分析人士认为,这表明俄方对此早有心理准备。

特朗普有意扩大核武库令欧洲国家警觉。

中国社科院俄欧亚所研究员李勇慧指出,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执政后期,美方就威胁要退出《中导条约》,并指责俄罗斯生产陆基巡航导弹,而特朗普上台后也一直拿退出该条约威胁俄罗斯。

欧洲联盟22日在一份声明中说,希望“美国考虑退出《中导条约》对它自身、盟友乃至全世界安全可能带来的后果”。

就在特朗普20日宣布美国将退出《中导条约》的两天前,普京在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年会上说,如果俄遭到导弹袭击,将会使用核武器进行应对,“那些发动袭击的人只有死路一条,甚至都没时间后悔”。这番表态被认为暗示俄对美“退约”已有预期。

声明说,《中导条约》30多年来是欧洲安全体系一块必不可少的基石,帮助遏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世界不需要新的军备竞赛,它不会令任何一方受益,相反会带来更多不稳定。”

目前,美国尚未启动退出《中导条约》的具体程序,而俄罗斯也并未跟随美国宣布退出《中导条约》。李勇慧认为,俄罗斯仍然想维护该条约,并试图与美国谈判。因为一旦退出该条约,不仅意味着军费开支大涨,还意味着周边安全更加不可控制。从博尔顿访俄的情况来看,双方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路透社报道,依据这份条约,苏联销毁数以百计SS-20型核导弹,其中不少以欧洲为目标。

《中导条约》被视为欧洲安全的基石,欧洲国家对美国有意退出该条约表示强烈不满。德国外长马斯表示,《中导条约》关系到欧洲核心利益,德国将尽最大努力维持这一条约。马斯还与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举行会谈,双方决定将在北约会议上讨论这一问题。

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23日说,德方将采取“一切外交手段”维护这份条约,“我方将让它成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议程的重点”,“准备与俄方配合,敦促它继续遵守《中导条约》”。

分析人士指出,《中导条约》虽然是美俄双方达成的协议,但由于涉及多方利益,该条约何去何从,还要看各方博弈的结果。

“就开始新一轮军备竞赛,我们没有准备。”

继续维持“冷和平”

俄总统助理乌沙科夫23日表示,普京与特朗普计划于11月在巴黎参加一战结束百年纪念活动期间举行会晤,普京与博尔顿会面时确认了会晤安排。此外,博尔顿此访还取得了一些积极成果,包括美俄两国将在今年年底举行副外长级反恐磋商,明年将举办商务交流活动等。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达雷尔·韦斯特认为,博尔特此行的一大目的是为特朗普与普京在赫尔辛基会晤之后的再度聚首“铺路”。美国一直希望在解决叙利亚问题和朝鲜半岛核问题上得到俄方帮助。

不过自特朗普与普京7月中旬在赫尔辛基会晤后,美俄关系不仅没有明显改善,反而冲突频现。美国继续挥舞制裁大棒,先后以特工中毒案、网络攻击事件为由对俄实施新制裁,而俄罗斯也不顾美国反对向叙利亚出售S-300地对空导弹系统。北约近期宣布即将举行二战后最大规模军演,更是凸显两国的对抗态势。

韦斯特指出,尽管特朗普从未对普京恶言相向,但美国国会始终对俄罗斯保持戒心。

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高级研究员欧汉龙说,特朗普一方面希望与普京保持良好关系,但另一方面也不希望被民众贴上对俄“示弱”的标签。

李勇慧指出,特朗普和普京均认为两国元首的直接交流对双边关系具有象征意义,双方在维持目前“冷和平”状态上具有默契。然而受到美国国内政治等因素影响,美俄元首会晤将难以推动两国关系改善。

图片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8455登录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