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中央红军长征的集结出发地,于都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副馆长张小平说

初秋的晨曦下,静静的于都河披上了一层金色的薄雾。李明富启动渔船,从于都河东门渡口出发,逆流而上,至铜锣湾河段掉头放网,再顺流而下……如果没有80多年前那场举世闻名的长征,这幅渔家生活图景也许千百年不变。

编者按:85年前,1934年10月,红军以百折不挠的革命精神和所向无敌的英雄气概,翻雪山、跨江河、过草地,冲出重重围追堵截,最终赢得了长征的胜利。长征是一场理想信念的远征,承载着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6月11日起,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多路记者从江西于都、瑞金、福建长汀、宁化出发,又一次走上长征路,重温这场伟大远征,感悟初心的力量。

82年前,李明富的爷爷就是在于都河上,把一船又一船红军将士送到对岸。他知道部队正在出发,却不知道,在这渡口悄悄拉开序幕的,将是一场二万五千里长征。

于都,位于江西赣州,是中央红军长征的集结出发地。1934年10月17日到20日,86000多名红军在当地百姓的大力协助下从这里出发,跨过于都河,踏上漫漫长征路。85年过去,军民鱼水情深的故事仍被传唱。请看系列报道《新长征再出发》第一篇:《渡口浮桥情深》。

1934年,国民党军队从多个方向紧缩包围圈,原中央苏区仅剩瑞金、宁都、于都等县,其中于都在红军完全控制下。中央红军多方考虑,选择在于都集结出发,渡河北上。10月16日,各部队在于都河以北集结完毕。17日起,中央红军主力五个军团及中央、军委机关和直属部队8.6万余人渡过于都河,踏上战略转移的征程。

央广网赣州6月14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清澈的于都河缠绕着小城于都,静静流淌。85年前,这里迎来了一批红军战士的勘测。

于都河,由此有了“长征第一渡”的不朽名号,“渡口出发”的故事,一代代相传。

在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一份渡河计划表详细说明了红军渡河前的准备工作。根据计划,军委第一纵队派侦察兵侦查水位流速,选定渡河的位置。

顺着李明富每天打鱼的线路,红军当年渡河的印记俯拾即是。“当时毛主席就是从东门渡口渡河的,铜锣湾就是红一军团出发前的驻扎地,二万五千里长征从那儿开始算起……”于都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副馆长张小平说。

于都县东门长征渡口,一段浮桥漂立河上,诉说历史的记忆。1934年10月17日至20日傍晚,86000多名红军从这里集结渡江。

当年的于都河宽600多米,河面上没有一座桥。红军渡河时设有8个渡口,水深两三米的地方,必须架设浮桥;一两米深的地方,战士就涉水而过或由渔民撑渡过河。

距长征渡口2公里处的建国路20号是一座古朴的客家宅院。不过,宅院内的20多个门框上,已经没有了门板。

“全中央苏区的800多条船只,被集中到于都河段,有5个渡口架设起了浮桥。”张小平说,苏区百姓有船的出船、有人的出人,踊跃报名为红军撑船搭桥。

红军后人刘光沛是这座宅院的主人。从小,他就听父亲讲太爷爷刘赞唐捐门板的故事。刘光沛回忆说:“1934年10月17日,我家太爷爷踊跃地捐献了20来块门板给红军搭浮桥。捐出去的门板因为种种原因没再搬回来,我家老太爷的意思是给大家一个念想。”

已退休的李明荣在于都河畔长大,他的父亲李声仁是当年为红军渡河撑船的船工之一。在父亲的描绘中,李明荣脑海里始终刻印着这样的画面:红军到来的那些天,族人们不再撒网捕鱼。一到天黑,他们撑起20多条渔船,趁着夜色红军渡过河。

展开剩余62%

“父亲和母亲同撑一条船,一个在船头,一个在船尾,中间坐了七八个红军战士。夜晚河面漆黑,撑船必须全神贯注,稍不注意就会翻船。”李明荣说。

缺失的门板铭记着红军长征史上的一段传奇——1934年10月,中央红军集结于都,准备渡江长征。为了协助红军渡江架桥,沿岸乡亲倾其所有,捐献出家中的门板、木料、甚至寿棺。

作为那一代从渔民村走出的少有的读书人,李明荣总是说,父亲是凭打鱼人的感觉,在夜色中把控渡船,将红军安全渡河。而长征,却是中国共产党凭着创建新中国的革命理想,把舵航行,准确调向,将中国革命事业从挫折引向了胜利。“建党95年来,都是如此。”

回忆起这段历史,红军后人、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讲解员肖婷婷泪光闪烁。肖婷婷说:“一位姓曾的大爷,他执意要把自己留着准备做棺材的寿木捐献出来。红军战士不忍收下。但是曾大爷就说,红军打仗命都不要了,我捐几块棺材板算什么?当是还有一位种南瓜的老表也硬是掐断瓜秧,拆了瓜棚把木板捐出来。”

当时物资匮乏,短时间内要在于都河上搭建5座浮桥,还要躲过敌人的侦察,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张小平的介绍有如一支画笔,勾勒出当年搭桥渡河的一幅剪影:于都百姓协助工兵,每天下午4点开始架设浮桥,晚上8点前完成,红军通宵达旦渡河。第二天早上7点前,他们又将浮桥拆除,将浮板分散隐蔽在岸边。

眼前的于都河,两岸静寂,水面泛起微微波澜。85年前,这里却是一番忙碌景象,送别的火把照亮于都河两岸。于都县党史办主任曾懿华说,当时,天上有国民党军队的侦察机,为了保密,搭浮桥的工作只能在夜间进行。红军渡河的8个渡口,有5个渡口需要架浮桥,反复拆搭有15次之多。于都河宽600米,难度之大,可想而知。“架这五座浮桥,是每天傍晚五点多钟搭建的,搭建完后,晚上主力部队通过浮桥,渡过于都河。为了防止敌军侦查,每天早晨,这些浮桥还必须拆掉,把桥梁木板藏在旁边的树林里,确保了当时红军渡河安全、隐蔽。”曾懿华说。

尽管当时红军提前准备了架桥的主要材料,但桥板、绳索等还缺不少。沿岸百姓几乎把家中所有可用的木料都送来了;门板、床板、船上的铺板,甚至寿材。

站在于都河渡口,望着轮廓模糊的对岸,年过七旬的李明荣回忆起父亲的故事。当时,除了搭建浮桥,李明荣的父亲李声仁和800多名渔民划来渔船,搭载红军战士渡江。李明荣说:“我祖父、父亲他们刚好当时就有二十多条船在江面上捕鱼,有几个红军官兵想晚上从这里渡河,去打国民党白狗子的。所以我祖父、我父亲他们搞了两个晚上,把6000多名官兵一船一船的送过去。”

那段“于都人民真好,苏区人民真亲”的历史,至今还能找到清晰的画面。于都县贡江镇建国路上的一个客家老宅内,“两井三厅”保存完好,但进门处却没有门板。这是红军后人刘光沛家的祖屋。“为什么我们家没有门?”幼年时刘光沛问,母亲告诉他:“门板是你爷爷拆下来给红军搭桥了。”如今,这一没有门板的老房子,成了游客慕名而来感受长征的一大实景去处。

当年的中央苏区于都,捐出的不仅仅是木板、粮食,还有苏区儿女的血肉之躯。16000多名于都儿女响应党中央“扩大百万铁的红军”的号召,参加长征,很多于都籍红军战士从此“北上无音讯”。也是这里,让周恩来总理感慨:“于都人民真好,苏区人民真亲”。红军后人林丽萍告诉记者:“1953年烈士普查的时候,家里只收到一张烈士证明书,烈士证明书上写的是‘北上无音讯’,我们于都籍的红军烈士,好多像我爷爷一样的北上无音讯。”

依依惜别渡河的红军,老表们念叨着:“盼你们早回来呀!”渡口出发15年后,苏区百姓没有盼到红军再回来,却迎来了一个新中国。1966年,中央财政拨款,帮助为红军划船的渔民李声仁和族人们上岸安家,“水上漂”的日子终于为更为安定富饶的生活所代替。

而老百姓为什么这么帮红军?答案不言自明:他们纪律严明,他们是人民子弟兵。长征史专家董保存表示:“共产党闹革命的初心,不就是真正为了劳苦大众服务吗?不就是真正为了劳苦大众解放吗?只要我们真心实意地为老百姓服务,那么我们的军民关系也好,干群关系也好,一定会像当年一样。”

当年800多条渡船保存至今的仅知两条。一条收藏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是2006年从于都河打捞出水的,另一条收藏在于都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由李声仁捐赠。

85年过去,当年的长征集结出发地已经旧貌换新颜。当年乡亲为红军搭建浮桥的地方,早已建起了现代化的红军大桥、长征大桥、渡江大桥,结束了两岸群众摆渡的历史。渡口的桥,连接着于都的过往与今朝;于都河畔,一座崭新的城市正在崛起。

80多年过去,渡口依旧,浮桥未见。一座座现代化大桥飞跃于都河,像彩虹点缀着这个写满长征出发印记的县城。

清晨,当李明富驾驶着渔船出发,李明荣的小儿子也发动汽车,经长征大桥出发前往福建跑运输,做生意的二儿子则穿过渡江大桥送货出发。渔民村的新一代,背起行囊,踏上大桥,沿着当年红军出发的路,走向新的远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8455登录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