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懋功红军会师纪念广场南侧,四方面军搀扶着一方面军的同志

图片 1

小金县,旧称懋功,是座人口不到10万的小县城,这个位于夹金山北麓的川西北小城,因她与红军长征的一段撼人心魄的历史连在一起而闻名遐迩。1935年6月12日,红一方面军先头部队红一军二师四团,克服重重困难翻越夹金山,来到与达维镇遥相对应的半山坡上,与正在执行任务的红四方面军策应部队意外相逢。
达维镇山脚下,翻腾不息的沃日河上有一座不起眼的小木桥,1935年6月14日,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政委李先念曾经在这里,焦急地等待着中央红军的领导人,走过这座小桥的,是刚翻越了茫茫雪山的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的胜利会师,让长征在这里掀开了新的一页。
在距小金县城35公里的达维镇路边,一座“红军长征一、四方面军达维会师纪念碑”吸引了很多游客驻足合影。达维法庭就坐落在距纪念碑约500米远的省道上,庭长高兰几乎每一次下乡巡回开庭,都要从纪念碑前经过。
达维法庭,下辖2个镇、3个民族乡,辖区内山川纵横,地广人稀,许多地方不通公路,送达、巡回办案、执行异常困难。
9月27日,头天晚上的一场大雨让前往小金县沃日乡甘沟村的山路有些塌方。一大早,达维法庭庭长高兰带着书记员上了山,将巡回法庭设在甘沟村两委活动室,准备在这里开庭审理一起因同村村民醉酒打架引起的侵权纠纷案件。
从达维法庭到甘沟村的路并不好走,汽车开不进去的地方只能步行,因为海拔高,高兰和同事们走一段就得大喘气,但这对高兰来说,已经成为常态。“累的时候就想红军来达维的时候翻越了鸟都飞不过的夹金山,我们法官为老百姓多走点路,就不觉得苦了。”
40岁的高兰进入小金法院已有13年,2012年调到了达维法庭担任庭长。“达维法庭要继承和发扬不畏艰险、吃苦耐劳的红军长征精神……”法庭楼道口匾牌上的文字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全庭干警。
除了达维法庭,还有另一个派出法庭——抚边法庭,这里是离著名的两河口会议纪念馆最近的人民法庭。1935年6月26日,红军一、四方面军会合后,在位于小金县最北端的两河乡,召开了历史上著名的两河口会议。会议通过了《关于一、四方面军会合后战略方针的决定》,正确分析了国内的政治形势,强调坚持北上抗日的方针和党对红军的领导,为中国革命的最终胜利指明了方向。
庭长仁青达尔基今年46岁,在2007年从壤塘县人民法院调到小金县人民法院,身为藏族法官,更想用法律为少数民族群众多做点实事。
“少数民族地区的案子其实都不复杂,难的是让群众信任法官。只要是脚能走到的地方我们都尽量上门送达、实地开庭,不能让群众对法官有意见。”一直坚持在小金高山河谷间巡回开庭的抚边法庭庭长仁青达尔基说。
在仁青达尔基办理过的案件中,有一件让他印象深刻。一起牧民打架引起的纠纷,在法官第一次送达文书时,两个被告在山上牧场,还有两个被告远远地看到警车来了,也跑到山上去了,法官还没走到牧场,天已经黑了。为了解决这个案子,仁青达尔基和同事们一共跑了三次才找到双方当事人,又通过村委会调解做工作,最终双方达成和解,案子圆满解决。
已经在小金法院工作了33年的老法官滕于光对此也深有体会。“像红军长征一样,山区法官下乡一定饿得、冷得、走得,到群众身边去,用真情打动他,群众才会真正信任你。”
“红军进入懋功之前,由于反动派的乱宣传,老百姓都躲到山上去了,红军进入懋功后,教育官兵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亲民爱民,因而赢得了广大群众的拥护,我们法官为群众解决问题,更应如此。”
红军的这段历史,让74岁的杨清荣津津乐道。
杨清荣退休前担任过小金法院副院长,退休后被聘请当法院执法监督员、调解员,同时还经常给当地学校、机关宣讲红军长征的故事。他认为,小金法院人应该将长征精神融入法院工作中,坚定法律信仰,坚持为民司法,让小金人民像认同红军一样认同法院工作。
“作为小金人,我们不能忘记过去,更不能忘了中国共产党‘为民’的初心。”小金法院政治处主任贺远琼介绍说,将长征精神同当地民族文化、现代审判文化及公正、廉洁、为民的司法核心价值观紧密结合,提炼出忠诚、为民、公正、廉洁、勤奋、坚毅的小金法院精神,一直激发着全院干警发扬传统、攻坚克难,努力承担起时代赋予的全新使命。
现在,在小金法院年轻一代法官中,还以另外一种形式践行着法官司法为民的理念。
2015年9月下派到小金县庄房村挂职第一书记的法院执行庭干警杨娟,平时除了处理村委会的日常工作,还利用法官身份及时为村民解决法律问题。“法官担任第一书记,更能充分发挥自身化解矛盾纠纷的专业优势,及时开展矛盾纠纷排查化解工作,把矛盾化解在当地。”杨娟说。
小金法院成立于1950年,距今已有半个多世纪。建院之初,办公地点仅为三间破旧的土坯房,全院只有4名干警。风雨沧桑66年,记录着小金县审判事业的巨变与发展。明年,小金法院将搬进新的办公大楼。
夹金山下的人民法官,将继续坚守司法为民的信仰,用脚步丈量山山水水,为群众送去司法服务。
记者感悟 心之所向,足至必达
“万余里长征,经历八省险阻与山河;铁的意志,血的牺牲,换得伟大的会合。”这首当年传唱甚广的《会师歌》,曾在长征路上激励过无数人。
81年前,红军翻越夹金雪山,胜利会师后北上抗日,因为心中有着为人民解放和民族自由而奋斗的崇高理想和坚定信念;81年后,法官用脚步丈量土地,为群众送去司法阳光,是因为心中为民司法的职业信仰。
没有理想信念的支撑,不要说二万五千里,恐怕连一千里也走不了,长征路上人心不散,靠的就是信仰的力量。法院工作也是如此,在推动民族地区法治建设进程中,唯有走近群众才能让司法深入人心。
心中的方向,就是脚步前进的方向,这也是法院人正在前行的方向。

图片 2

红色资源如今被开发成为小金县旅游优势产业。图为达维会师纪念碑下拍摄国防教育节目的情景。

小金会师广场

从旧称懋功的四川省小金县城出发,大约40分钟车程行至达维镇。镇中东侧山谷的沃日河上,一座饱经沧桑的小木桥横跨南北。

 
中央红军翻越夹金山来到了懋功(现为小金县)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革命同志相见,相互问候,四方面军搀扶着一方面军的同志,有的以前就认识的同志紧紧的拥抱再一起,一种无法表达的喜悦油然而生!这次会师足以治愈了中央红军大半年一路上所有遭遇的痛苦和伤痛。也给了中央红军接下来革命的信心和力量。

“达维桥是当年红军会师的地点。”同行的达维镇副镇长阿瓦卓嘎介绍,1935年6月12日,中央红军先遣部队艰难翻越夹金山后,与红四方面军先头部队在此会师。那一刻,欢呼声、口号声响彻山麓,两支部队的指战员紧紧握手、久久拥抱、热泪盈眶。

资料:6月12日,红一方面军先头部队红一军二师四团已成功翻越夹金山,与红四方面军派出的策应部队意外相遇。“先头部队会师的时候,还发生了小插曲。”当时是上午,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隔着沃日河相遇。中央红军的军装是灰色的,还杂乱地套着五颜六色的“外套”。红四方面军的军装颜色较深,军帽略大一点。双方一时敌友难辨。尽管都有迎接兄弟部队的思想准备,但事先没有准确的联系。于是,一方开枪做警告和试探,另一方还枪,但无人伤亡。为了分清对岸部队是敌是友,双方吹起了军号,这才清楚对方的身份。两军官兵喜极而泣,随即冲上木桥,热烈拥抱。

沿河北岸达维会师纪念碑向上走,山腰处一座喇嘛寺格外引人注目。先头部队会师后数日,毛泽东率领中央红军主力部队抵进达维,并于当晚在此举行了会师联欢会。

图片 3

翌日清晨,中央红军离开达维前往懋功县城。在懋功红军会师纪念广场南侧,一座保存完好的教堂,见证了当年红军两大主力会师的欢庆场景。

达维会师桥

“红军总政治部在此召开了两个方面军驻懋功团以上干部会,史称懋功会议。”小金县史志办主任王学贵说,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会师后,总兵力达10万余人,中央红军就此改称为第一方面军,中央改变了原定在川西建立根据地的方针,决定北上建立川陕甘根据地。

图片 4

一件件文物资料、一段段历史故事,讲述着这次会师背后的艰辛。长征初期,红军在“左倾”教条主义军事路线影响下行动迟缓,敌军获得充分时间调集重兵围追堵截,导致红军突围时经常损失惨重。

喇嘛寺

遵义会议后,中央红军在毛泽东的正确指挥下,四渡赤水、巧渡金沙江、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翻越夹金山,一次次险中求胜,终于实现了这次会师。

图片 5

“夹金山,夹金山,鸟儿飞不过,人也不可攀。要想越过夹金山,除非神仙到人间。”迎着寒风,站在海拔4100多米的垭口远眺,当年民谣仿佛犹在耳边回响。翻越夹金山时,一路长途跋涉而来的很多红军官兵倒在冰雪中,再也没能爬起来。如今的夹金山通了柏油路,成了着名的红色景点。采访中,记者遇到了一些从成都出发的游客。与其中一位姓李的游客攀谈得知,他家的孩子今年考上了大学,开学前专门带孩子走走红军当年走过的路,现地感悟长征精神。“红军留下的不仅是记忆,还有永恒的精神力量。”这位家长说。

和大漠老师“会师”达维

“理想信念始终是共产党人安身立命之本,中央红军之所以能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就是崇高而坚定的革命理想信念在支撑。”经常担任义务讲解员的阿瓦卓嘎对家乡红色历史理解得很透,去年被评为全国“红色文化优秀讲解员”。今年,她又多了一个感到自豪的“头衔”——阿坝州长征干部学院外聘教授。

大漠老师河南洛阳人,知道我重走长征路后,和他的团队,在来西南度假的同时特意驱车来达维“慰问”我。和红军一样,见到大漠老师特别的亲切。

来到会师广场北侧的小金县人武部,部长王瑞刚这几天正忙于精准扶贫工作。虽然来小金工作时间不长,但他已经对这个地方有了深厚感情:“我们小金地处高山深谷,交通不便,人口稀少,可长征期间群众节衣缩食支援红军,有千余名藏羌儿女参加红军,因为他们从红军身上看到了党的那颗‘初心’。现在小金军民在长征精神滋养下坚定理想信念,正为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奋力前行。”

图片 6

追寻红军足迹,不能忘记城北69公里处的两河口。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后,中央在此召开两河口会议,通过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关于一、四方面军会合后的战略方针》,拉开了同张国焘右倾分裂主义斗争的序幕。

猛固桥

习主席深刻指出,理想信念动摇是最危险的动摇,理想信念滑坡是最危险的滑坡。与会师广场隔河相望的山坡上,一面水泥浇筑而成的巨大会师旗,在蓝天白云衬映下鲜艳夺目,时刻提醒我们:唯有始终坚守理想信念的“初心”,才能不断走向新胜利。

猛固桥:红军一、四方面军在达维会师后,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及红一方面军就是沿沃日河顺流而下,红四方面军三十军政委李先念就是在这里率部迎接他们入城。

来到这,旁边虽有提示不能攀爬。我还是撑起胆子扶着铁锁走过猛固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桥下面是滚滚江水,铁锁让桥更显寒意。攀爬时,的确如此,没有戴手套,来回一圈,手都冻红了。

图片 7

两河口会议会址纪念馆

资料:1、4方面军会合前后,在4方面军工作的中央代表张国焘对当时的政治形势的认识就同党中央存在着分歧。党中央认为两个方面军的会合为开创红军和革命发展的新局面,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因此,“总的方针应是占领川陕甘三省,建立三省苏维埃政权,”目前应当先夺取松潘、平武,消灭胡宗南部。张国焘却认为,革命形势低落了,红军是在退却。因此,他主张向西康发展,建立“川康政府”,实现其所谓“川康计划”。

周恩来针对战略方针问题做了报告:一、关于战略方针。1、4方面军在会师以前的战略方针是不同的。4方面军决定西去懋功向西康;1方面军决定到岷江东岸,并派支队到新疆。两个方面军会师后在什么地区创建新根据地,首先要便利于我军作战,应力求具备如下三个条件:1.地域宽大,好机动。松潘、理番、懋功地域虽大,但路狭,敌人容易封锁,我不易反攻。2.群众条件好,汉族人口较多的地方。松潘、理番、懋功、温川、抚边等8个地区人口只有20万,且藏民占多数。3.经济条件好,要比较宽裕。松潘、理番、懋功一带粮食缺少,牛羊有限,布匹不易解决,军事补给困难,在大草原和游牧地,既不习惯又不安全。鉴于此,党中央决定在川陕甘建立新根据地,而且必须迅速前进。

二、关于行动方针。目前1、4方面军的战略行动转移,如向南是不可能;向东过岷江也不可能,因岷江东岸有敌兵力130个团,对我不利;向西北是广大草原。在这种情况下,党中央认为现只有一个转向到甘肃。找应向岷山山脉以北背向西,这地域道路多,人口多,山少,我可用运动战消灭敌人,以实现建立川陕甘根据地的战略方针。

三、关于战略指挥。指挥问题的最高原则是:1.应集中统一,集中军委。2.使作战更有力量,须统一为左、中、右三个纵队。3.为克服粮食、气候、地形、少数民族区等各种困难,须加强政治工作。

在讨论周恩来的报告时,张国焘首先发言。他虽然勉强地接受了中央政治局决定的北上在甘肃南部建立根据地的战略方针,但对中央北上战略方针仍持半信半疑的态度。

这个会议表面打成了一致,不过也为后面张国焘南下埋下了伏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8455登录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