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向东南亚国家宣扬所谓,并表示美国和印尼将合作改善与中国存在争议的所谓

1月30日报道
据美国国防部官网报道,近期,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对印度尼西亚和越南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访问。这也是马蒂斯自就任国防部长以来首次对这两个东南亚国家进行正式访问。马蒂斯对两国的首访,正值美国对中国频频“发难”之际。近期,美国发布了视中国为“战略竞争者”的《国防战略》,美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也在印度举行的“瑞辛纳对话”上表示中国是地区的“破坏性力量”,同时还发生了美军舰再次擅闯中国黄岩岛附近海域的挑衅行动。美防长此番出访与其近期的战略和政策调整有何关联?是否包含了特朗普政府企图通过发展“新盟友”来抵消中国日益扩大的影响力的企图呢?

  原标题:美防长到访欲让印尼当海洋安全“新中心”,“探底”东南亚

图片 1

图片 2

资料图: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

  美国国防部发布首份《国防战略报告》摘要后,美国防长马蒂斯于1月21日启程访问印度尼西亚和越南两国,开始为期一周的东南亚之行,这也是他上任后首次访问这两个国家。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报道称,在访问印尼期间,马蒂斯将印尼形容为东南亚的“海上支点”,希望印尼在亚太地区海洋安全事务汇总扮演“中心角色”,并表示美国和印尼将合作改善与中国存在争议的所谓“北纳土纳海”的海洋管控。同时,马蒂斯也曾对媒体表示,要在访问越南时与越军高级将领讨论所谓“南海自由航行”问题。如果我们将马蒂斯在此次出访中主动提及上述议题的行为,与美军舰近期在南海的活动和哈里斯的言论相联系,则不难看出美国近期再度围绕南海问题对中国施展“强硬”政策,并希望拉拢东南亚国家与美国一道应对中国的倾向。值得注意的是,与此前美国联络东南亚国家应对中国的尝试不同,此次美国的外交动作兼具战略和政策层面的双重含义。在美国新近发布的《国防战略》中,不仅从宏观上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者”,还具体地宣称所谓中国正利用“掠夺性经济手段”加强对周边邻国的“控制”,并将这种“控制”视为美国在亚太地区面临的重要安全挑战。而在其《国防战略》的同盟政策部分,美军方也把“吸引新的伙伴国”作为美国未来发展对外防务关系的重要事项。上述战略观点的提出,是在特朗普政府废止奥巴马政府旨在定义美国与亚太地区关系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和《跨太平洋伙伴协议》的构想后,在战略层面重新定义和指导美国的亚太安全政策的尝试。而马蒂斯对印尼越南两国的访问以及他发表的涉华言论,都与新战略中应对中国“控制”行动和“吸引新伙伴”的精神相契合。因此,美国联络东南亚有关国家“抵御”中国的行动蕴含了相当的战略意图和决心,也有可能引发美国对亚太地区政策的持续转变。我们应对这种政策倾向施加足够重视。

  马蒂斯此次访问,正值美国对中国频频做出强硬动作和表态之时。1月17日,美国“霍珀”号导弹驱逐舰擅自进入中国黄岩岛12海里内海域。18日,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在印度“瑞辛纳对话”上宣称,中国是地区的一支“破坏性力量”。19日的《国防战略报告》摘要则将中国称为“战略竞争者”,妄议中国在南海的岛礁设施。

图片 3图为邀请马蒂斯访问越南的越南国防部长吴春历。

  广西民族大学中国-东盟海上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葛红亮23日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表示,特朗普上任以来,美国向东南亚国家宣扬所谓“航行自由及维护行动”实际上已经常态化和高频化,马蒂斯此行对南海问题的关注确实存在针对中国的内涵,印尼和越南对加强与美国的防务合作也有所期待。但是,对东南亚国家来说,推进与中国的安全对话与交流也很重要,“这意味着东南亚国家在安全上不一定‘唯美是从’。”

同时,从以印尼和越南为代表的东南亚国家的视角看,美国的外交和安全行为也可谓“恰逢其时”。越南印尼两国与中国存在领土主权争议。尤其是近年来,越南在南海岛礁归属问题上与中国龃龉不断,且始终保持着较强硬的立场。在更宏观的层面,尽管近年来中国经济发展使得两国从中受益,但也因中国海上力量的发展和对外经济影响力扩大,使得两国对中国崛起颇有疑虑。美国在此时伸出防务安全合作的“橄榄枝”,可谓与两国应对中国崛起的战略需求“一拍即合”。因此在可预见的未来,两国可能在南海问题上对美国的政策和行动予以协作、配合,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形成“围堵”中国的态势。不过,在对美国近期行动加以充分重视的同时,也应认识到中美关系和美国与东南亚国家关系中存在的多元化和复杂性因素。尽管美国的新国防战略将中国视为头号战略对手,但从其观点表述看,仍准备主要采取威慑手段,维持中美之间相对平衡的安全态势,避免与中国直接对抗。同时也应意识到,中美关系并未陷入全面零和对抗的严峻局面。尽管中美在西太平洋地区存在许多分歧,但这些矛盾尚不至于抵消两国在经贸、国际事务和安全等领域的共同利益,进而引发全面对抗。在美国与东南亚国家关系层面,美国在新战略中提出的“吸引新伙伴国”的战略确实有拉拢“新盟友”以增大竞争优势的意图,但也包含了通过深化双边和多边安全关系,来促进诸如武器出口、海上安全合作、国际反恐和军事训练等领域的合作的愿望。马蒂斯在与印尼总统和国防部长的会谈中,即提及了希望两国在反恐、特种部队训练和海上执法等领域加强合作的意向。在新战略的指导下,美国寄望于通过加强与盟国和伙伴国的合作关系,分担安全和经济压力,并且延伸美国的利益和影响力。而印尼越南等国则希望通过与美国的合作,获得美国的先进军事装备和训练支援,加强国防力量和应对恐怖主义、分离主义的能力,并借此拉近与美国的双边关系。因此,在“围堵”中国之外,美国与印尼越南的防务合作还有许多空间。

  美国防外交高官同时到访“拉拢”

图片 4

  1月19日公布的美国《国防战略报告》把“扩大太平洋地区的联盟与伙伴关系”列为与盟友的优先事项之首。报告称,将在该地区强化联盟与伙伴关系,建成“安全体系网络”,以“遏制侵犯行为、维护稳定、确保自由进入公共领域”。

资料图:印尼总统佐科。

  加强联盟与伙伴关系也是马蒂斯此次东南亚之行的主题。据新加坡《海峡时报》报道,马蒂斯于22日晚间与印尼外交部长蕾特诺举行会谈,讨论了在太平洋地区建立和平、稳定、繁荣的环境,以及美国在该地区的对话和互信中起到的重要作用。

此外,虽然目前美国和印尼越南两国均对于双边防务合作抱有较大的热情,但美国与两国的合作仍存在一些障碍。与菲律宾、泰国和新加坡等与美国有着传统防务合作关系的东南亚国家不同,印尼和越南与美国的安全关系基础较薄弱,越南更是因为越南战争而产生了美越关系中难以逾越的“心结”。在马蒂斯提出与印尼反恐部队开展合作的倡议的同时,美国国内媒体就因印尼军队的不良“人权纪录”而对此颇有非议。而美国近期宣布将驻以使馆迁至耶路撒冷的行为,或也使得作为穆斯林国家的印尼对美国可能的渗透和干预心存疑虑。对于越南来说,虽然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搅局”有利于强化其领土主张,但美国也只是其“大国平衡”战略中的一环而已。近期,俄罗斯、日本等国的防长接连访问越南,并与越南达成了多项合作协议。笔者认为,越南此举意在避免对某个大国的过度依赖,并通过在大国之间的周旋为自己牟取更多的利益。同样不容忽视的是,与美国的长期战争给越南留下了复杂的历史遗产,使得越南现政权在寻求与美国拉近关系的同时,对美国的干涉和意识形态渗透也抱着很强的戒备心态。这无疑将成为美越防务关系发展的一个潜在的长期障碍。在马蒂斯就出访东南亚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谈及印尼、中东等问题均“谈笑风生”,唯独在被问道此次访越适逢越南人民军发动“春节攻势”50周年时,含混地回应称此前与越方接触时从未提及过越战话题,双方“并没有受到历史的影响”,甚至使人感到场面有些尴尬。这一颇为有趣的插曲,或许可以为美国近期的东南亚政策作出脚注。

  而美联社23日报道,马蒂斯在与印尼防长里亚扎米尔德会谈后对记者表示,特朗普政府希望印尼在亚太地区的海洋安全中扮演“中心角色”,并希望在此基础上与印尼合作对抗恐怖主义。此外,马蒂斯也在23日与印尼总统佐科举行了会谈。

  另据路透社报道,消息人士透露,印尼正考虑购买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多架F-16战斗机,这一协议可能价值数十亿美元。

  尽管马蒂斯在越南的行程尚未公布,但他也对媒体透露,将与越方讨论所谓“南海航行自由”问题,希望了解越南对美国军事合作的想法,比如越南是否需要美国帮助提供专业的军事教育,还是想与美国进行联合演习。此外,马蒂斯也希望了解越南在维护领海及经济区时如何看待局势的发展。

  在被问及越南战争时,马蒂斯也试图放下历史,强调当前与越南的合作关系。实际上,他此次访越正值越南“春节攻势”(1968年,被认为是越战的转折点)50周年来临之际。但马蒂斯表示,他此前与越方接触时从未提及过越战话题,他们都以专业的态度展望未来,并没有受到历史的影响。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大国外交室主任周士新对澎湃新闻表示,美国在政策文件中表现出强硬态度后,需要通过行动来提振东南亚国家与美国在安全上加强合作的信心。马蒂斯的访问就是行动的体现之一。

  马蒂斯此行几乎同美国主管东亚事务的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访东南亚同时进行。23日,董云裳将访问印尼,并同印尼外交部官员讨论印尼与美国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以及其他双边和地区问题。

  葛红亮表示,这两次访问体现出,美国正在从军事安全和外交两个层面,展示对东南亚的重视以及实施可能性比较大的地区政策。马蒂斯此行希望稳定并增强美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安全交流与合作关系,也是宣扬美国所主张的新亚太战略,以其所谓“自由、开放与尊重”等价值观来拉拢东南亚国家。

  美欲在南海再掀波澜先“探底”?

  海洋安全将是马蒂斯此行的主要议题。他在前往印尼途中对随行记者说:“太平洋是大家的太平洋——这是一片以和平命名的海洋——我们希望看到它保持和平,让利用太平洋和生活在这里的国家能够共享繁荣。”

  但近来,美国在南海地区动作不断。1月17日,美国“霍珀”号导弹驱逐舰擅自进入中国黄岩岛12海里内海域。中国海军依法对美舰进行了识别查证,予以警告驱离。

  对此,中国国防部20日敦促美方摒弃“冷战”思维,顺应和平发展的时代主题和世界大势,理性客观看待中国的国防和军队建设。

  周士新表示,去年美国在南海进行了多次所谓“航行自由”和“飞越自由”行动,而在新的一年刚开始时又擅自进入黄岩岛12海里海域,这意味着美国今年在南海问题上可能会做出更多动作,让已经趋向平静的地区形势再掀波澜。而此次马蒂斯访东南亚就有“探底”的意图,为3月的东盟峰会和6月的香格里拉对话会做准备,美国想知道,在该问题上能否借助地区国家发挥作用。

  印尼和越南在这一问题上的表现可能有所不同。印尼防长里亚扎米尔德日前在“瑞辛纳对话”上表示,南海局势得以降温,我们必须以有利方式保持这一势头,以维护共同利益,我们必须感谢中国更加开放的善意及合作维护亚洲区域安全架构的意愿。

  对此,葛红亮评论称,印尼和中国在纳土纳海域存在着微妙关系,近年来,印尼对维权渔业和加强军事力量表现出极大的重视,这两方面也是印尼海洋强国战略的实施内容。印尼国内对加强与美国的防务合作有所期待。但另一方面,印尼目前总体上维持着与中国良好的对话与合作关系,中国与东盟国家全面关系的加深也势所必然,因此印尼对美国的态度可能更加务实。

  而在越南这方面,葛红亮认为,从去年越南领导人与美日领导人对话的情况来看,越南虽然同意与中国管控彼此分歧,但在南海上的态度依旧偏向于强硬,例如对所谓“南海仲裁案”及美国“航行自由行动”。加强与美国的防务合作,推进越南海上力量,也是越南的重要目标。因此,越南可能会对马蒂斯的到访表达更多欢迎。但同时,越南也需考虑到,不破坏中越关系的大局是其外交的关键。

  东南亚国家想合作但不想当工具

  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就迅速加强与印尼、越南两国的关系。美国副总统彭斯在2017年4月访问印尼,特朗普则在2017年11月访问越南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在军事方面,美国赠送给越南的第一艘“汉密尔顿”级远洋巡逻舰于上月抵达,成为越南海警旗下吨位最大的执法船。2018年还将有一艘美国航空母舰访问越南,这是越战结束后的首次。

  但特朗普政府与两国的关系并非一帆风顺。《外交学人》网站高级编辑帕拉梅斯瓦兰(Prashanth
Parameswaran)23日在该网站写道,印尼和越南政府仍然对特朗普政府的许多政策深表担忧,比如美国退出了越南加入的《跨太平洋伙伴协议》,对部分中东国家发布“旅行禁令”并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而印尼正是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

  葛红亮认为,没有迹象显示,美国在经贸方面的强硬态度会恶化其与东南亚在安全上的对话与合作关系。东南亚国家向来不在经贸方面倚重美国,对美国最大的诉求依然是在安全层面。不过,对东南亚国家来说,推进与中国的安全对话与交流,降低双方关系的短板效应也很重要,“这意味着东南亚国家在安全上不一定‘唯美是从’。”

  周士新也预测称,尽管印尼和越南有积极合作的意愿,但马蒂斯此次访问的效果可能非常有限。一方面,中国和东盟国家在“南海行为准则”磋商上取得进展,加强了地区稳定,相关国家不想破坏南海的总体形势。另一方面,美国在奥巴马时期就曾在南海问题上挑起事端,积极鼓动东南亚国家和中国对抗,但实际上却使这些国家吃亏,因此这些国家可能不想成为美国政策的工具。因此,美国和越南之间可能会达成一些备忘录或口头成果,但美国要利用访问在南海挑起事端,实际上却很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8455登录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