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长征有几次会师,红军长征时都经历了哪些主要的编制调整

长征:一路整编一路考验忠诚

长征路上的历次会师,不仅是各路红军战略转移的重要节点,也是了解长征全过程一条清晰的脉络。在历时两年艰苦卓绝的长征中,红军共有6次会师。

红军万里长征创造了历史,各路红军的会师,是红军长征史上的重大事件,红军长征有几次会师?有的说有六次会师,有的说有七次会师,到底有几次会师?小编认为应该是八次会师。

——专访军事博物馆展陈研究部副部长刘中刚

红6军团与红3军木黄会师

图片 1

图片 2

根据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的命令,红6军团于1934年8月7日从湘赣苏区开始西征。9月上旬,红6军团击溃敌军8个团的“追剿”,顺利渡过湘江继续西进。

国民党军队的无数次截击、追击和“围剿”。

刘中刚:军事博物馆展陈研究部副部长、副研究馆员,主要研究方向为红军长征史、抗日战争史。曾在《中共党史研究》《抗日战争研究》等杂志发表党史军史研究论文多篇,先后多次参与国家、军队重大主题展览的内容设计,参与多个全国全军学术课题的研究,出版专着1部。

1934年10月24日,红6军团在贵州印江县木黄与红3军会师。在红6军团到达黔东之前,红3军已于1934年5月到达,后广泛发动群众,开展土地革命,建立革命武装和政权,创建了黔东苏区。会师后,红3军恢复红2军团的番号。两军团共同行动时,由红2军团指挥部统一指挥。

1934年10月,北上抗日先遣队通过敌人两道封锁线,进入闽浙赣苏区,并于11月初在江西葛源以北重溪同方志敏等领导的红十军会合。

红军长征,可以说是一路行军、一路打仗、一路整编、一路考验忠诚。今天,人民军队又一次面对改革大考。回首当年走过的路,我们如何像红军指战员那样正确对待编制体制调整?如何在改革大考中交出合格答卷?就此,本报记者专访军事博物馆展陈研究部副部长、副研究馆员刘中刚。

此次会师,红6军团不仅胜利完成转移任务,而且为中央红军的战略转移起到了先遣探路的作用。此时,中央红军已突围长征,红2、红6军团为策应中央红军的战略转移,遂向湘西发动攻势,并创建湘鄂川黔苏区。

接着,部队进行了整编。根据中革军委11月4日命令,北上抗日先遣队同闽浙赣苏区的红十军及新升级的地方武装合编,成立红军第十军团,刘畴西为军团长,乐少华为政治委员。方志敏担任军政委员会主席,继续担负抗日先遣队的任务。

记者:红军长征时都经历了哪些主要的编制调整?

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懋功会师

红军长征第三次会师:红一、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会师

刘中刚:4路红军部队都在长征途中各自进行过若干次整编,会师后又进行了统一整编,涉及团以上单位的整编有10余次。中央红军经历的有黎平整编、扎西整编、懋功会师后整编、哈达铺整编、甘泉会师后整编;红四方面军经历了懋功会师后整编、甘孜整编;红2、红6军团经历了木黄整编、湘鄂川黔整编、桑植整编、甘孜会师后整编;红25军经历了蔡川整编、鄂豫陕苏区整编、江口镇整编、永坪会师后整编等,部队整编伴随了红军长征全程。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长征。在连续突破敌四道封锁线后,红军损失严重。1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黎平举行会议,接受毛泽东的正确建议,放弃到湘西同红2、红6军团会合的计划,改向贵州北部挺进。

1935年6月12日,红一方面军先头部队红一军团第二师第四团在夹金山、达维之间与红四方面军第九军第二十五师第七十四团胜利会师。

这些整编,有的是为了应对异常艰苦的行军作战,有的是与兄弟部队会师后整合力量,有的是在部队连续作战、大量减员的情况下调整兵力,确保战斗力。这些整编对完成战略转移任务、夺取长征最后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

红四方面军在取得嘉陵江战役胜利后,于1935年5月初继续向西转战,策应中央红军。在中央红军成功翻越夹金山时,红四方面军一部已攻占懋功,并前出至达维。

6月18日,中共中央由达维出发,抵达懋功。红一、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后,在县城的天主教堂召开了干部大会,并在城隍庙举行了庆祝会师的联欢会。

记者:长征途中的整编,实际效果如何?

1935年6月12日,中央红军同红四方面军在懋功会师。懋功会师粉碎了蒋介石妄图消灭红军的计划,壮大了红军的力量。

红军两大主力会师后,为了加强部队建设,互相学习,交流建军和作战经验,根据中共中央指示。红一方面军抽调一批干部加强红四方面军。红四方面军抽调部分部队加强红一方面军。同时,还互相参观访问,互相学习,充分体现了兄弟般的团结和革命军队之间的战斗友谊。

刘中刚:整编大多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例如扎西整编和甘泉会师后整编,前者成为四渡赤水这出战争活剧的重要因素,后者为取得直罗镇战役的胜利打下了坚实基础。并且,整编的效果不仅体现在打胜仗上,还维护了红军的团结。比如,甘孜会师后整编暨红二方面军成立,不仅使红2、红6军团成为党中央直接领导的一支战略力量,同时通过合编红32军增强了实力,挫败了张国焘拉拢红2、红6军团分裂红军的企图。

红25军与陕甘红军永坪会师

红军长征第四次会师:红二十五军与陕甘红军在陕西永坪的会师

长征初期的整编大多是不得已而为之,比如湘江战役失败后的黎平整编,红四方面军南下受挫后的甘孜整编;长征后期,红军整编逐渐由“被动”向“主动”转变,呈现出未雨绸缪的态势,如中央红军的扎西整编、哈达铺整编。会师之后的整编,虽然从总体上来看是缩编,但整编的主动性、前瞻性却是越来越强。例如,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的懋功整编、永坪整编、甘泉整编暨恢复红一方面军番号等。

中央红军长征后,按照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的指示,红25军于1934年11月离开鄂豫皖苏区,开始长征。红25军先后进入桐柏山区和伏牛山区,但发现在此创建苏区都比较困难,于是进至陕南地区,创建了鄂豫陕苏区。

1935年9月初,红二十五军进入陕甘根据地。9日,红二十五军到达陕西永宁山,同中共陕甘党组织取得了联系。

记者:裁减下来的红军各部队指挥员如何面对整编?为什么出现了“干部团”这样的编制?

1935年7月,在得知中央红军、红四方面军已在川西会师并准备北上后,为配合主力红军行动并同陕甘红军会师,红25军决定西进。

9月15日,红二十五军到达陕西延川县永坪镇。16日。刘志丹率红二十六、红二十七军到达永坪镇,3个军胜利会师。

刘中刚:长征出发时,各路红军总计约18.6万多人,至结束时仅剩5.7万多人,不计途中扩红,长征途中的整编主要为缩编。因此,经常出现部队成建制压缩甚至撤销,许多中高级指挥员降级或转岗。面对这些矛盾,各路各级红军指战员都是坚决服从命令。当时,红军面对的是生死存亡,“改则生,不改则亡”,这一道理特别易于被广大指战员理解和接受,再加上信仰和觉悟,因此整编很少遇到阻力,很少有人考虑“个人利益”。

9月16日,红25军在陕西省延川县永平镇同陕甘红军会师。这次会师大大加强了陕甘苏区和红军的力量,为中共中央和红一方面军主力的到来创造了条件。

9月17日,中共鄂豫陕省委和西北工委举行联席会议。会议决定红二十五军同陕甘红军第二十六、第二十七军合编为第十五军团,徐海东任军团长,程子华任政治委员。刘志丹任副军团长兼参谋长,红二十五军改编为第七十五师,红二十六军改编为第七十八师,红二十七军改编为第八十一师。9月18日,在永坪镇举行盛大的军民联欢大会。

许多暂时无法安排岗位的部队指挥员,成为了“干部团”的普通一兵。“干部团”是一支极为特殊的部队,该团既要为红军培训后备干部,还要保证中央和军委机关的安全。行军时,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经常走在这支队伍中。“干部团”的指战员一边行军、作战、学习,一边随时准备重新带兵打仗,一旦其他部队因伤亡出现指挥员空缺,他们就马上顶上去指挥。广大红军指战员就是这样对待整编,接受党的考验。

陕甘支队与红15军团甘泉会师

红军长征第五次会师:陕甘支队与红十五军团在陕西甘泉会师

记者:长征途中的整编,进一步加强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在懋功会师后,红军实力大大增加,并在两河口会议上确定了北上川陕甘的战略方针。

1935年10月19日,中共中央率领陕甘支队进抵陕甘根据地的吴起镇。11月2日,中共中央率领陕甘支队先头团进驻陕甘边苏维埃政府驻地甘泉县下寺湾。11月3日在富县以北地区召开欢迎中央红军到陕北大会。同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决定成立中国工农红军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西北军委宣布恢复红一方面军番号,红十五军团编入红一方面军建制。红一方面军司令员彭德怀,政治委员毛泽东。红一方面军下辖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尔后,红一方面军总部和红一军团即从下寺湾地区向甘泉以南道左铺地区红十五军团驻地开进。毛泽东、彭德怀在红十五军团驻地会见了徐海东、程子华等,给予了亲切的勉励。

刘中刚:是的。虽然历经曲折,但最终实现了党中央对红军的统一领导、统一组织指挥。如果把土地革命战争前期全国各地红军与革命根据地的蓬勃发展比喻为星星之火,那么,长征就是将散落各地、如珍珠般的红军各部队串在了一起,成为一支中共中央统一领导的武装力量。长征途中有两份典型的电文,一份说“合则力厚,分则力薄”,一份说“红军统一,才利于中国革命”,这标志着经历磨难的中国共产党人充分认识到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重要性。这无论对当时的战略转移,还是对后来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甚至对全国解放后的社会主义建设,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1935年8月3日,红军总部制定进军甘肃南部的夏战役计划,并把中央红军、红四方面军混合编成左右路军,党中央、中革军委随右路军行动。

红军长征第六次会师:红二、红六军团与红四方面军在四川甘孜会师

记者:长征对今天的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有哪些重要启示?

当右路军历时数日越过自然环境极端恶劣的草地,等待左路军来会合时,张国焘提出种种借口,不愿北上,并要右路军南下。

1936年6月3日,红六军团到达理化以南甲洼地区,同前来迎接的红三十二军会师。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经过道孚、炉霍到达甘孜。6月30日,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率领二军团到达甘孜附近的绒岔与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先头部队会师。

刘中刚:红军长征告诉我们,面对大势,不主动作为、不积极改变自己就等于逐步走向消亡;迎接新的挑战,必须锐意改革、开拓创新。今天的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是在和平环境下进行的,有些人“生死存亡”的观念弱,“改则生,不改则亡”的紧迫感不强,加上利益关系的羁绊,判断力受到了影响。这是十分危险的,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不能等到战争打响甚至失败之后才想起来改革!

为贯彻北上方针,中共中央被迫率红1、红3军和军委纵队先行北上,攻克天险腊子口,翻越岷山,进占哈达铺。

7月1日,红二、红六军团齐集甘孜。7月2日,红二、六军团与红四方面军在甘孜召开庆祝会师大会。

记者:面对国防和军队改革,新一代革命军人应当重点学习的红军长征精神是什么?

在此,北上部队正式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9月27日,陕甘支队占领通渭县榜罗镇。11月2日,陕甘支队在甘泉地区同红15军团胜利会师。会师后,红一方面军恢复番号,红15军团编入红一方面军。

7月5日,红二、红六军团奉中革军委电令,组成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贺龙任总指挥,任弼时任政治委员,萧克任副总指挥,关向应任副政治委员。所属第二、第六军团番号不变,另将第三十二军编入红二方面军建制。

刘中刚:是对党忠诚。红军长征途中,有的人昨天是师长团长,今天可能当营长连长。许多中高级指挥员在面临降级、失去指挥权甚至脱下军装时,体现出了对党的绝对忠诚。红3军团是彭德怀一手创建、发展起来的,长征途中屡建奇功。但长征快结束时,为适应面临的实际情况,红3军团却在缩编中被撤销了番号,部队编入红1军团,由其他将领指挥,而提出这一建议的却是彭德怀自己。这样的例子在红军中有许多许多。

两军会师后,立即迎击了国民党军的“围剿”,取得了直罗镇战役的胜利,巩固了陕甘苏区,有力地配合了全国红军的行动。

红军长征第七次会师:红一、四方面军在甘肃会宁会师

然而,在漫漫长征路上,最悲壮、最抱憾的还是那些编余途留的部队指战员,他们被安置在长征沿线打游击,绝大多数在后来的斗争中被打散,弹尽粮绝之后英勇牺牲,九死一生活下来的少数人也是流落异地,被人淡忘。这些指战员受命途留打游击时,明知前途险恶,但他们置生置名置利于度外,毅然决然执行命令,并且终生无怨无悔,实在可敬、可佩、可歌!

红2、红6军团与红四方面军甘孜会师

1936年10月7日,红四方面军第四军一部到达会宁,与红一方面军第七十三师胜利会合。10月8日,红四方面军的先头部队第十师,与红一方面军的第一师在甘肃会宁的青江驿、隆德的界石铺胜利会师。9日,红军总部及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进入会宁城。

记者:是什么塑造了红军指战员坚决服从命令、执行命令的品格?

红2、红6军团于1935年11月19日由湖南桑植出发,开始长征。红军经4个月转战,于1936年3月下旬进至贵州西南的盘县、亦资孔地区。

为了避开敌机的袭扰,红一、四方面军于10月10日黄昏在会宁文庙举行了规模盛大的庆祝会师联欢大会。

刘中刚:是他们坚定的革命理想信念,是他们的牺牲奉献精神!今天面对改革大考,我想提醒战友们的是,想想直面牺牲的红军指战员特别是编余途留长征沿线的红军指战员。与他们对比,还有什么个人顾虑放不下!作为革命军人,参军就是以身相许国家,入党就是以心相许党的事业。既如此,服从命令,听从安排,就是我们的天职。

这时,红2、红6军团接到北渡金沙江同位于甘孜的红四方面军会合的命令后,离开盘县地区,分两路向西急进,于7月1日同红四方面军在甘孜会师。会师后,红2、红6军团和红32军合编为红二方面军。

红军长征第八次会师:红一、二方面军在将台堡会师

此次会师,对于反对张国焘的分裂主义错误,维护全党全军的团结,促进三大主力会师,开创中国革命的新局面具有重要意义。

红二、红四方面军同红一方面军会宁、将台堡会师

红二、红四方面军甘孜会师后,张国焘企图拉拢红二方面军支持他的错误主张,遭到红二方面军领导人的坚决抵制。在中共中央和朱德、刘伯承、任弼时、贺龙等力争下,两军共同北上。

1936年7月上旬,红二、红四方面军从甘孜出发,途经阿坝、包座等地,越过雪山草地,8月到达甘肃南部。红四方面军于9月上旬控制了漳县、渭源、通渭等广大地区;红二方面军于9月中旬占领了成县、徽县、两当、康县等广大地区。

就在此时,张国焘又提出西渡黄河的主张,经朱德和红四方面军一些领导人的抵制和斗争,加之在兰州以西渡河困难,张国焘不得不同意继续北上。

为接应红四方面军北上,红一方面军派出部分兵力,先后占领将台堡、界石铺和会宁等地。10月9日,红四方面军同红一方面军在会宁会师。红二方面军由成地区向北转移,于22日到达静宁以北的将台堡,同红一方面军会师。

三大主力红军会师,标志着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长征胜利结束,使“中国民族抗日统一战线与抗日联军是有了坚强的支柱了”,“全国同胞是有了团结御侮的核心了”,对于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和调整国内政治关系“将要起一个决定的作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8455登录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