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将从2014年起在日本部署全球鹰、F-35战机,第二版《日美安保防卫合作指针》是在1998年制定的

核心提示:对美国的这一战略发展动向,我们要密切跟踪、研究,但也不能完全随着美国的步伐亦步亦趋,而要师夷长技以制夷,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航母发展道路。

问题1:日美两国表示要在明年完成修改《日美安保防卫合作指针》,您能否预测一下这将在日美军事同盟和其军事动作上产生哪些方面的改变?将对中国在内的周边国家产生怎样的影响?我们又该如何应对?
罗援:我们要了解日美为什么最近要再次修改《日美安保防卫合作指针》,那就要了解其修改的背景与内容。首先我们要了解,《日美安保防卫合作指针》其实是有两个版本,第一个是1978年版,我们可以称之为“原始版本”,第二个版本是1998版本,我们可以称之为“新版防卫合作指针”。
第一个版本完全是冷战的产物,它的主要内容是三项:一是双方为预防对日本的武装入侵,应该建立有效的防卫合作态势,一方面允许日本保留适当的防卫力量,并为美军稳定而有效地使用日本的军事基地提供保障;另一方面,当日本受到武力进攻时,对小规模的侵略由日本独自排除,若有困难,则由日美共同排除。作战分工是,日本负责领土及其周边海域空域的防御作战,美国负责攻势作战及对日支援作战;第三方面是,在远东地区发生危及日本安全事态时,日美要进行密切合作,随时根据形势变化进行磋商。从上述三项内容来看,第一项内容和第二项内容主要涉及日本自卫队和驻日美军的合作问题,因此双方在1984年制定了共同作战计划,使得日本安全保障带上了明显的军事同盟色彩,而且加快了日本增强军事力量的步伐。因此说,原始版的日美安保合作指针是冷战的产物。第二版《日美安保防卫合作指针》是在1998年制定的,它产生的背景是在1996年爆发了台海危机,而在第一版安保指针中,对周边事态的界定比较模糊,所以在第二版中,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明确的界定。1998年4月,日本内阁向国会提交了三个法案:《周边事态安全保障法草案》、《日美相互提供物品及劳务协定修正案》、《自卫队法修正案》,这里面最值得关注的是日本将中国的台湾也列入周边事态,为日美武装干预台海问题炮制了“法律依据”。
2013年10月3日,日美双方在东京召开“日美安保磋商委员会”,并发表了共同文件,就在2014年底前完成对规定自卫队与美军职责分工的《日美安保防卫合作指针》第三次进行修改达成了协议。这次修改的背景主要是应对钓鱼岛争端、“中国日益频繁的海上扩张”和朝鲜的核与导弹开发。同时,还有另外重要的背景,就是美国战略重心东移,谋求亚太战略再平衡。这次修改的主要内容就是美方明年春天将向日本派驻“全球鹰”无人侦察机,美方将在京都府部署第二部X波段雷达,今年12月起,美方将在冲绳部署P8反潜侦察机,这是美军首次在美国以外基地部署P8反潜侦察机。美方将减少部署在冲绳的“鱼鹰”多用途运输机的训练和驻扎时间。双方还就应对网络攻击每年举行两次部长级会议达成共识。日本自卫队和美军将强化合作,包括人员培训和联合演练。由此可见,日美双方在军事一体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对亚太地区的和平与安全形成了巨大的挑战,带来了众多不确定负面因素。我们必须保持高度警惕。
问题2:有消息称,美国将从2014年起在日本部署全球鹰、F-35战机,此举透露出美国哪些意图与考量?将对我国产生怎样的影响?
罗援:美国的战略意图万变不离其宗,一是要当“警察”,二是要当“商人”。当“警察”就是企图以其国家利益为最终考量,来制定游戏规则,维护美国和它盟友的国家利益,在亚太事务中充当主宰者和仲裁者。所谓的“商人”就是推销它的军火,拉动美国的经济增长。美国在日本部署“全球鹰”和F-35战机,也摆脱不了这两大目的:一是为日本撑腰打气,让日本为它在亚太地区站岗放哨,充当遏制中国崛起的“马前卒”;二是把日本变成它推销军火的窗口,从中捞取经济实惠。美国在日本的军事部署,将严重影响我国周边安全环境,从战略层面来看,将使日本有恃无恐,在重新武装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不断挑衅中国的国家利益,干扰中国的和平发展;从技术层面来看,美国把最先进的武器装备部署在亚太,将加强它的军事存在和前沿部署。我们注意到美日的这次军事调整和部署主要是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侦察预警系统,比如X波段雷达、无人机、P8反潜侦察机的部署;二是加强了机动投送力量,比如鱼鹰多用途运输机、AAV8两栖战车的部署;三是空中打击力量,比如美国将在2014年起在日本部署F-35和F-22战机。这些先进兵器的部署明显是为了制衡中国夺岛的能力和海空作战能力,势必会对我国水面舰艇和潜艇突破第一岛链走向远洋、我国建设海洋强国构成一定的威胁,对此我们一定要有针对性地采取应对之策。
问题3:美日韩三国于近期进行了海上联合军演,您如何评价在目前这三国军事同盟关系之下的日本与韩国之间的微妙关系?
罗援:现在太平洋并不太平,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总是有些人在那里兴风作浪,搅混水。把自身的安全建立在别国的动荡和不安全之上,企图在亚太地区打造亚洲版的“新北约”,为自己的一己私利恣意搅局。日美韩之间虽有共同的利益和价值观,但也有一些结构性矛盾。虽然日本和韩国都与美国有双边军事合作关系,但是日韩之间并没有这种军事同盟关系,而且积怨甚深,缺乏战略互信。这样就形成了一个韩日双边关系短,美日、美韩双边关系长,而美日关系又长于美韩关系的不对称三角形,这是一种最不稳定的三角形。因此想打造一个亚洲版的“新北约”只能是美国的一厢情愿。
问题4:日本在与美国的从属关系之下,是否也在利用美国摆脱国际社会的限制?您对美日未来合作关系的发展又有什么预期?
罗援:日美双方现在各有所求、互相利用,但是貌合神离,存在着许多隐形矛盾,比如日本要修改宪法,美国出于民主国家的考量,也不好公开反对,其实它心知肚明,日本要修改的宪法就是在美国人麦克阿瑟主导下的宪法,实际上就是要摆脱美国对日本的束缚和影响。日本提出要拥有“集体自卫权”,表面上是为美国分担安全负担,实际上是要恢复独立的交战权,使日本自卫队真正成为国防军。日本提出和美国进行F-35战斗机的联合研制,其真实目的是要在美国的军火市场上分得一杯羹,摆脱武器出口三原则对它的束缚。所以从近期来看,美国从日本那里得到了一些实惠,但是得小利而失大利,最终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问题5:近期日本军事动作频频,在钓鱼岛问题上也出现新的猖狂言论与动作,其底气何来?您觉得我国应以怎样方式给以回应或者说“还击”?
罗援:最近日本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不断发出反华的声音,或者以中国的军费说事,渲染中国军事威胁论;或者以海上通道安全说事,为自己扩军备战寻找借口;或者在钓鱼岛问题上向中国挑衅,散布钓鱼岛自古以来是属于日本的谬论。这不仅是在向中国叫板,也是在挑战二战后的国际秩序。日本天皇在投降诏书中明确承诺要遵守《开罗宣言》和《波兹坦公告》,而《开罗宣言》和《波兹坦公告》明确规定日本的版图只包括本州、四国、九州、北海道,根本不包括琉球和钓鱼岛。所以我们必须在法理上给予日本有力的反击,并做好应对日本扩大事态的各项准备。
问题6:美军福特号航母于当地时间10月11日下水,被称“战斗力全球最强”,您对这艘“超级航母”如何评价?您又是如何看待美军目前在亚太地区的军事部署的?
罗援:美国最新的核动力航母,CVN-78“福特”级航母下水,这标志着美国的航空母舰又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层级。这艘航空母舰的特点一是吨位大,排水量超过十万吨;二是融汇美国最尖端的军事技术,其中包括舰载机电磁弹射系统、新的大功率一体化核反应堆、舰载激光防御系统,成为新一代航母的标杆。这艘航母采用电磁弹射器,将使舰载机的日出动量大幅提高,从武器装备来看,这艘航母的主力舰载机全面更换为具备隐身性能的F35C战机和X47B无人机,这使新型航母的战斗力有了大幅度提升。对美国的这一战略发展动向,我们要密切跟踪、研究,但也不能完全随着美国的步伐亦步亦趋,而要师夷长技以制夷,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航母发展道路。

图片 1

图片 2

日美军事同盟,想挑起战争吗?

问题1:日美两国表示要在明年完成修改《日美安保防卫合作指针》,您能否预测一下这将在日美军事同盟和其军事动作上产生哪些方面的改变?将对中国在内的周边国家产生怎样的影响?我们又该如何应对?

作者: 温宪

罗援:我们要了解日美为什么最近要再次修改《日美安保防卫合作指针》,那就要了解其修改的背景与内容。首先我们要了解,《日美安保防卫合作指针》其实是有两个版本,第一个是1978年版,我们可以称之为“原始版本”,第二个版本是1998版本,我们可以称之为“新版防卫合作指针”。第一个版本完全是冷战的产物,它的主要内容是三项:一是双方为预防对日本的武装入侵,应该建立有效的防卫合作态势,一方面允许日本保留适当的防卫力量,并为美军稳定而有效地使用日本的军事基地提供保障;另一方面,当日本受到武力进攻时,对小规模的侵略由日本独自排除,若有困难,则由日美共同排除。作战分工是,日本负责领土及其周边海域空域的防御作战,美国负责攻势作战及对日支援作战;第三方面是,在远东地区发生危及日本安全事态时,日美要进行密切合作,随时根据形势变化进行磋商。从上述三项内容来看,第一项内容和第二项内容主要涉及日本自卫队和驻日美军的合作问题,因此双方在1984年制定了共同作战计划,使得日本安全保障带上了明显的军事同盟色彩,而且加快了日本增强军事力量的步伐。因此说,原始版的日美安保合作指针是冷战的产物。第二版《日美安保防卫合作指针》是在1998年制定的,它产生的背景是在1996年爆发了台海危机,而在第一版安保指针中,对周边事态的界定比较模糊,所以在第二版中,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明确的界定。1998年4月,日本内阁向国会提交了三个法案:《周边事态安全保障法草案》、《日美相互提供物品及劳务协定修正案》、《自卫队法修正案》,这里面最值得关注的是日本将中国的台湾也列入周边事态,为日美武装干预台海问题炮制了“法律依据”。2013年10月3日,日美双方在东京召开“日美安保磋商委员会”,并发表了共同文件,就在2014年底前完成对规定自卫队与美军职责分工的《日美安保防卫合作指针》第三次进行修改达成了协议。这次修改的背景主要是应对钓鱼岛争端、“中国日益频繁的海上扩张”和朝鲜的核与导弹开发。同时,还有另外重要的背景,就是美国战略重心东移,谋求亚太战略再平衡。这次修改的主要内容就是美方明年春天将向日本派驻“全球鹰”无人侦察机,美方将在京都府部署第二部X波段雷达,今年12月起,美方将在冲绳部署P8反潜侦察机,这是美军首次在美国以外基地部署P8反潜侦察机。美方将减少部署在冲绳的“鱼鹰”多用途运输机的训练和驻扎时间。双方还就应对网络攻击每年举行两次部长级会议达成共识。日本自卫队和美军将强化合作,包括人员培训和联合演练。由此可见,日美双方在军事一体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对亚太地区的和平与安全形成了巨大的挑战,带来了众多不确定负面因素。我们必须保持高度警惕。

进入21世纪以来,世界各地的“军事同盟”多已淡出人们的视线。然而,在亚太地区,日本与美国的“军事合作”却日益热络,令本地区愈来愈多地瞥见冷兵器的寒光。

问题2:有消息称,美国将从2014年起在日本部署全球鹰、F-35战机,此举透露出美国哪些意图与考量?将对我国产生怎样的影响?

在10月3日举行的日美安全磋商委员会上,双方表示,为合作应对“21世纪威胁”,将加强日本自卫队和美军的防卫合作,并将于2014年底前制订新版《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此外,从今年12月起,美军将在其驻冲绳嘉手纳基地部署P8反潜侦察机;美方明年春天将向日本派驻“全球鹰”无人侦察机;为应对“网络攻击”,日美决定每年举行两次副部长级会谈,交换信息;日本自卫队和美军还将强化包括人员培训、联合演练在内的合作。美方明确表示,随着亚太再平衡的持续推行,美国将强化日本应对未来地区及全球挑战的军事能力。日美的这些行动表明,两国军事同盟越拉越近乎,越闹越邪乎。

罗援:美国的战略意图万变不离其宗,一是要当“警察”,二是要当“商人”。当“警察”就是企图以其国家利益为最终考量,来制定游戏规则,维护美国和它盟友的国家利益,在亚太事务中充当主宰者和仲裁者。所谓的“商人”就是推销它的军火,拉动美国的经济增长。美国在日本部署“全球鹰”和F-35战机,也摆脱不了这两大目的:一是为日本撑腰打气,让日本为它在亚太地区站岗放哨,充当遏制中国崛起的“马前卒”;二是把日本变成它推销军火的窗口,从中捞取经济实惠。美国在日本的军事部署,将严重影响我国周边安全环境,从战略层面来看,将使日本有恃无恐,在重新武装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不断挑衅中国的国家利益,干扰中国的和平发展;从技术层面来看,美国把最先进的武器装备部署在亚太,将加强它的军事存在和前沿部署。我们注意到美日的这次军事调整和部署主要是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侦察预警系统,比如X波段雷达、无人机、P8反潜侦察机的部署;二是加强了机动投送力量,比如鱼鹰多用途运输机、AAV8两栖战车的部署;三是空中打击力量,比如美国将在2014年起在日本部署F-35和F-22战机。这些先进兵器的部署明显是为了制衡中国夺岛的能力和海空作战能力,势必会对我国水面舰艇和潜艇突破第一岛链走向远洋、我国建设海洋强国构成一定的威胁,对此我们一定要有针对性地采取应对之策。

《日美防卫合作指针》的产生要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中期。当时,针对远东地区美国整体实力的衰弱以及苏联军事力量的增强,日本与美国经过两年多的协商,于1978年制定了该“指针”,就防止侵略、日本遭到武力攻击以及远东地区发生对日本产生重要影响的事态时双方的合作做了具体规定。1996年后,日美两国对该“指针”进行了多次修改,越来越强化两国军事合作的作用。

问题3:美日韩三国于近期进行了海上联合军演,您如何评价在目前这三国军事同盟关系之下的日本与韩国之间的微妙关系?

如今,日美强化军事同盟,是两者战略互有需求的体现。在经历了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利比亚战争后,美国已有些捉襟见肘,可谓内外交困。在此情形下,美国对其全球战略的表述中,“分担”一词便屡被使用。在西线,面对利比亚、叙利亚等热点问题,美国强调欧洲盟友要多多“分担”。在东线,面对中国的崛起,美国则要求日本多多“分担”。

罗援:现在太平洋并不太平,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总是有些人在那里兴风作浪,搅混水。把自身的安全建立在别国的动荡和不安全之上,企图在亚太地区打造亚洲版的“新北约”,为自己的一己私利恣意搅局。日美韩之间虽有共同的利益和价值观,但也有一些结构性矛盾。虽然日本和韩国都与美国有双边军事合作关系,但是日韩之间并没有这种军事同盟关系,而且积怨甚深,缺乏战略互信。这样就形成了一个韩日双边关系短,美日、美韩双边关系长,而美日关系又长于美韩关系的不对称三角形,这是一种最不稳定的三角形。因此想打造一个亚洲版的“新北约”只能是美国的一厢情愿。

美国想利用日本牵制中国就难免偏袒。在钓鱼岛问题上,屡屡声称不持立场的美国却每每显得言不由衷。不久前,笔者在华盛顿一家智库参加活动时,听到一些美方人士发表了不少“高论”。两位美国军方人士认为:中国舰船在钓鱼岛周边海域的活动已常态化,表明中国改变了钓鱼岛的现状,“中国正在潜在挑战国际法体系,发出了错误信号”。一位美国学者告诉笔者,在钓鱼岛问题上美方很多人与中方有不同看法,认为历史文件不支持中方的说法,也不应将去年日方对钓鱼岛的行动定义为“国有化”,而只是“购买”。甚至有多位美国专家告诉笔者,他们根本不认为日本正在走向军国主义,日本加强军力的目的是想“承担更多责任”,是好事。

问题4:日本在与美国的从属关系之下,是否也在利用美国摆脱国际社会的限制?您对美日未来合作关系的发展又有什么预期?

正是在上述种种思维主导下,美国对日本政府修改关于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宪法解释、制定国家安全保障战略和增加防卫预算等举动“表示欢迎”,这事实上是在纵容安倍政权急剧“右转”。安倍及其政府的言行,已毫不掩饰否定二战成果、改变和平宪法进而改变日本走向的政治意图。日本这样一个不愿对历史进行反省甚至否定历史的国家,其军事指针的改变对亚太地区乃至整个世界而言,绝不是福音。在一定条件下,日本军国主义的膨胀及其危害并不以美国的意志为转移。一位在白宫担任高官的学者曾笑言:“别老说美国战略,美国其实没有什么战略,不过是因事制宜而已。”此言多多少少有其真实性。美国的战略性举动更多地具有实用主义和尚武特色,也因此难免目光短浅并有着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特性。美国不合时宜地将中国视为“假想敌”,无形中令西太平洋生出许多事端。安倍政权则利用美国的错误,狐假虎威,自鸣得意。从身着军服钻入战车,再到近日高调登上硫磺岛,安倍步步为营,得寸进尺,甚至敢在美国哈德逊研究所发出“如果大家想叫我右翼军国主义者,那就请便吧”的言论。

罗援:日美双方现在各有所求、互相利用,但是貌合神离,存在着许多隐形矛盾,比如日本要修改宪法,美国出于民主国家的考量,也不好公开反对,其实它心知肚明,日本要修改的宪法就是在美国人麦克阿瑟主导下的宪法,实际上就是要摆脱美国对日本的束缚和影响。日本提出要拥有“集体自卫权”,表面上是为美国分担安全负担,实际上是要恢复独立的交战权,使日本自卫队真正成为国防军。日本提出和美国进行F-35战斗机的联合研制,其真实目的是要在美国的军火市场上分得一杯羹,摆脱武器出口三原则对它的束缚。所以从近期来看,美国从日本那里得到了一些实惠,但是得小利而失大利,最终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历史早已表明,用争议岛屿操纵民意,恰如打开一只“潘多拉魔盒”,日美军事同盟的“升级”,无疑又加剧了“潘多拉魔盒”的危害性。现在,日本就要成为亚太地区先进军事装备的“威慑基地”,这背后日美火药味十足的“同盟”,与该地区求和平、谋发展、促合作的时代潮流是格格不入的,必将遭到历史唾弃。

问题4:近期日本军事动作频频,在钓鱼岛问题上也出现新的猖狂言论与动作,其底气何来?您觉得我国应以怎样方式给以回应或者说“还击”?

罗援:最近日本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不断发出反华的声音,或者以中国的军费说事,渲染中国军事威胁论;或者以海上通道安全说事,为自己扩军备战寻找借口;或者在钓鱼岛问题上向中国挑衅,散布钓鱼岛自古以来是属于日本的谬论。这不仅是在向中国叫板,也是在挑战二战后的国际秩序。日本天皇在投降诏书中明确承诺要遵守《开罗宣言》和《波兹坦公告》,而《开罗宣言》和《波兹坦公告》明确规定日本的版图只包括本州、四国、九州、北海道,根本不包括琉球和钓鱼岛。所以我们必须在法理上给予日本有力的反击,并做好应对日本扩大事态的各项准备。

问题5:美军福特号航母于当地时间10月11日下水,被称“战斗力全球最强”,您对这艘“超级航母”如何评价?您又是如何看待美军目前在亚太地区的军事部署的?

罗援:美国最新的核动力航母,CVN-78“福特”级航母下水,这标志着美国的航空母舰又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层级。这艘航空母舰的特点一是吨位大,排水量超过十万吨;二是融汇美国最尖端的军事技术,其中包括舰载机电磁弹射系统、新的大功率一体化核反应堆、舰载激光防御系统,成为新一代航母的标杆。这艘航母采用电磁弹射器,将使舰载机的日出动量大幅提高,从武器装备来看,这艘航母的主力舰载机全面更换为具备隐身性能的F35C战机和X47B无人机,这使新型航母的战斗力有了大幅度提升。对美国的这一战略发展动向,我们要密切跟踪、研究,但也不能完全随着美国的步伐亦步亦趋,而要师夷长技以制夷,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航母发展道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8455登录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