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46型鱼雷从最初的Mod.0型开始,就是军界大名鼎鼎的阿斯洛克反潜导弹

图片 1

图片 2

继“掠夺者”无人攻击机后成功实现武器化
成为美国首架无人攻击直升机。10月底,美国“火力侦察兵”无人直升机顺利通过军方测试,不但在侦察飞行中准确发现目标,还成功发射了两枚激光制导炸弹,从而成为美国第一架无人攻击直升机,获得美国海陆军的双重青睐。海军计划将其装备到美国濒海战斗舰上协助反潜和指挥行动,而陆军则选中它成为“未来战斗系统”的旅级装备,协助扫雷和为指挥官提供情报。它的研制者诺?格公司还准备为其装备“地狱火”导弹,将其打造为无人直升机领域的“掠夺者”。10月底,美国“火力侦察兵”无人直升机顺利通过军方测试,不但在侦察飞行中准确发现目标,还成功发射了两枚激光制导炸弹,从而成为美国第一架无人攻击直升机,开辟了无人直升机作战的新领域。垂直起降战术无人机又称为无人直升机,听起来像是深不可测的新装备,但这种武器在美军服役的历史并不短,而最近十年则是它发展的高潮期,在其长达近半个世纪的历史中,这种装备主要在美国海军安身立命,用途则集中在反潜作战中。因伊拉克战争获重生美国海军第一架无人直升机是QH-50型无人驾驶遥控反潜直升机,于1963年开始装备。上个世纪中期,为了强化一般水面舰艇的反潜搜索能力来应对苏联庞大的潜舰威胁,美国海军委托“螺旋动力”直升机公司在50年代研发了QH-50用以装备海军。QH-50的前身是为美国海军设计的一种单人驾驶微型直升机,专门用于完成短距载人任务,接到合同后,“螺旋动力”将其改装为无人驾驶直升机,可在母舰半径50公里的区域内执行任务,载人任务则改为携带武器。QH-50可以利用自身携带的“雄峰”鱼雷发射平台发射一枚Mk-46鱼雷或两枚Mk-44鱼雷。此后经过几次改进,QH-50的筹载量由393公斤增至517公斤,除了两枚MK-44鱼雷外也可选择携带一枚MK-57深水核弹。QH-50设计的初衷是通过舰艇指挥中心的指令对敌方潜艇出没区域进行侦察,发现目标后发射鱼雷,并在完成发射后返回母舰,不过,QH-50服役后的表现无法有效满足美军的反潜需求,失事率也非常高。美国海军在上世纪60年代共接收了近800架QH-50,但其中400多架都在执行任务时失踪,而这些问题始终无法获得解决,加上能在视距外打击敌方潜舰的反潜导弹技术越来越成熟,美国海军在1970年取消了继续发展QH-50的计划,已服役的QH-50也迅速地退役,大部分充作靶机,少数则用来进行若干研究实验,或者放进博物馆。QH-50项目撤消后,美国海军认为唯有能携带足够装备而且拥有良好作业能力的有人驾驶直升机,才能有效担负反潜任务,因此开始研发以有人直升机为主的轻型空载多用途系统来取代QH-50。不过,美国海军并未放弃无人机的研制。在QH-50之后,美国海军还是参与了几个无人直升机的项目,其中以与加拿大在该国CL-227“哨兵”无人直升机基础上联合研制新“哨兵”最为出名。“哨兵”于1993年开始接受最终检验,不过其18次计划任务只有7次实际执行,而这7次中却又只有两次成功发射,虽然如此,美国海军还是认为它达到了预定目标,但“哨兵”的性价比并不如意,美国海军未考虑将其装备,但却又燃起了对无人直升机的兴趣。RQ/MQ-8“火力侦察兵”无人直升机于2000年2月开始研制,由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承担研制,美国军方最初曾计划将其发展为海军装备的主要无人机型,但在2002年1月的测试试验结束后,美国国防部停止了对该计划的拨款。直至2003年伊拉克战场,美军直升机频频遭袭损伤惨重,五角大楼才把注意力又转向无人驾驶直升机,“火力侦察兵”再次获得生机,同时以海军型和陆军型两个系列强劲发展。海军型编号为RQ-8A,陆军型编号为RQ-8B。RQ-8A旋翼用3个桨叶,而RQ-8B用4个桨叶。不过,RQ-8A也是“火力侦察兵”的发展试验型,将被MQ-8B取代。侦察能力可比“全球鹰”“火力侦察兵”以施韦策尔-333型商用直升机为基础研制,美国施韦策尔公司是著名的直升机生产商西科斯基公司的子公司。由有人直升机摇身一变成了无人机,“火力侦察兵”充分利用成熟的直升机技术和零部件,仅对机身和燃油箱作一些改进,而机载通信系统和电子设备又采用了诺?格公司自家著名的“全球鹰”无人机所使用的系统,这样做使它在短期内就获得了高超的侦察能力,显然有利于节省成本和缩短研制周期。不过,采用“全球鹰”的部分系统也使它的成本大大增加。高超的侦察能力是“火力侦察兵”的主要特点。它携带通用原子公司提供的具有地面活动目标指示器的Lynx合成孔径雷达,机上装置的光-电/激光传感器和激光指示器/测距仪,可以提供极其精确情报、侦察和监视功能。诺?格还打算给它建立先进信息交流结构,使用户可以直接从与“火力侦察兵”相链接的监视平台下载目标图像,并重新调整传感器来获取更新的图像。此外,美国最先进的ASTAMIDS空中探雷系统未来也将装备“火力侦察兵”,该系统具有综合多功能传感器和电光红外/多功能光谱成像设备,可用于探测有规律部署的地表地雷、埋藏地雷以及分散部署的埋藏地雷。此外,ASTAMIDS系统还可用于探测障碍物、作战车辆和其他作战目标,其中包括伪装目标。中断通信后,自己“回家”该机的自主能力也具有相当水平。2003年6月的一次飞行试验中,一架“火力侦察兵”与其地面站之间通信联络被故意中断,它最后自主返回预定点,并自行着陆和关闭发动机。为考验飞机的自主能力,飞行任务过程中,无人机与其地面站之间在回收过程中始终没有通信。这次成功的回收结果表明“火力侦察兵”可快速和自主地对中断通信之类意外任务事故作出反应的能力,进一步证明该无人机系统的自主和成熟水平及其进行全部任务的灵活性。“火力侦察兵”无人直升机与其他固定翼无人机相比在一些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它行动适应性强,可在狭窄的场地和舰船上垂直起降,能全自主飞行,具有良好的超低空和贴地飞行能力。与有人直升机相比,它的好处也是明显的。它不必担忧人员伤亡,也不会有因人员体力、精力疲乏而影响作战功能的问题。它噪声很小、结构尺寸也小巧,空中行动很难被察觉。它可以全天候深入纵深和危险地区上空执行任务,帮助美军实现“零伤亡”目标。可载“地狱火”发动突袭2005年,“火力侦察兵”项目发展进入了至为关键的一年,诺?格公司成功使其实现武器化,这种先进的无人直升机执行任务的范围将不仅仅局限在情报侦察方面,它也有可能像“掠夺者”无人机那样携带“地狱火”导弹对目标发动突然袭击。无人直升机在美国海军首次登场即具备了发射鱼雷的能力,因此,将“火力侦察兵”发展成为一个有威胁的杀伤平台一直是诺?格的既定目标。美国海军也希望这种无人机平台能成为一种多功能武器系统,承担海上巡逻侦察任务和进行反潜、反舰和反水雷作战。“火力侦察兵”无人机已经展示出美海军武备发展和作战方式的一个新变化,它将是美海军舰载武器中的新利器。由于已经在无人机研制方储备相当的技术,“火力侦察兵”的武器化计划进展得相当迅速。今年7月,“火力侦察兵”成功试射了两枚70毫米口径激光制导火箭弹,这是自主无人直升机首次成功发射武器,证明了“火力侦察兵”执行打击任务的能力,也支持了美国海军和陆军在“火力侦察兵”上装备武器的兴趣。10月底,美国军方顺利完成该款直升机的所有实战测试工作,它在测试中的表现令人满意。在测试中,直升机升空飞行16公里后,首先在每小时64公里的飞行速度时向地面模拟目标发射了1枚Mark
66型空对地导弹,数秒内导弹精确命中目标;随后,直升机又在每小时83公里的速度时向地面模拟目标发射了另一枚Mark
66导弹,结果,导弹同样精确命中目标。此外,直升机在空中侦察测试中,也顺利发现了“敌军”的准确位置,并在第一时间将侦察结果通过电子设备传给了作战指挥部。这次实战检验确立其成为美国首架无人攻击直升机的地位。如果选用激光制导的70毫米Mark
66导弹,“火力侦察兵”最多可携带8枚;诺?格公司还准备让其具备携带一定数量“地狱火”反坦克导弹的能力,成为像“掠夺者”一样的无人攻击机。“火力侦察兵”持续飞行能力为4个小时,作战半径最高可达340千米,除了可以搜寻和识别目标外,该机还可按重要性对它们进行排序。另外,在攻击任务结束后,“火力侦察兵”还可对目标的毁损程度进行评估。不过,军方并不打算将“火力侦察兵”用作猎杀者,它的主要任务可能是针对集群目标,但如果有施展的机会,该机也可用于攻击临时目标。成功执行补给任务实现武器化目标后,“火力侦察兵”的任务范围大大扩展,不过,诺?格公司并未就此止步,继续开发无人机补给作战的能力。今年8月,诺?格在亚利桑那州的美陆军尤马试验场使用1架“火力侦察兵”进行了一次再补给任务演示。演示中,该机飞往其地面控制站视线外的预定补给点,到达目的地着陆后,士兵们取下它搭载的2个吊舱,然后按下机上的一个开关,该机便自行起飞向基地返航,在进入视线范围时与地面控制站重新建立了通信联系。不仅如此,该机也可在着陆时自行卸下吊舱,或者在空中就将其投下。10月底,诺?格进行了新的空投试验。迄今为止进行试验和演示的“火力侦察兵”都是RQ-8A型,它只用来试验,数量很有限,真正投产的将是性能更好的MQ-8B,它的旋翼桨叶数量将由A型的3片增加到4片,续航及载荷能力都会因此更高。诺?格称,MQ-8B型“火力侦察兵”无人直升机可利用吊舱搭载重达360千克的物品深入敌方领空,为己方部队进行补给后返回基地。相比之下,目前使用的各种自主空投系统,例如全球定位系统辅助制导的CQ-10A“雪雁”(Snow
Goose)装备空投伞等都只能一次使用。按“火力侦察兵”项目负责人乔?爱默生的说法,“火力侦察兵”可在机身两侧各携带一个可搭载约113.5千克货物的吊舱,机头下携带一个可搭载约136千克货物的吊舱,这样全机总搭载能力可达约363千克。只携带机身两侧吊舱时,该机作战半径可达254千米;只携带机头下吊舱时,作战半径可达365千米。吊舱中的货物也可由传感器取代。美国海军陆军双双选中“火力侦察兵”的成功使其获得了美国海军与陆军的双重青睐。诺?格将从明年1月开始生产12架MQ-8B“火力侦察兵”,其中8架交付美陆军,4架交付美海军。“火力侦察兵”预定在2011年部署,但也可能提前到2007年。早在去年9月,“火力侦察兵”就在“雨燕号”高速双体船上开始进行海上试验,这是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把无人机装备舰船的第一个全尺寸试验计划。美国海军已经选择“火力侦察兵”作为其新一代水面作战舰艇——“濒海战斗舰”的舰载无人机,诺?格将在不久后演示该机的舰上起落能力。目前海军型“火力侦察兵”已试飞170架次,总飞行时间约150小时。海军根据反潜战要求,还考虑在“火力侦察兵”上装备监视雷达。“火力侦察兵”在演示中所表现出的性能获得了美陆军的高度评价,陆军已选择“火力侦察兵”作为“未来战斗系统”的旅级部队无人机,提供区域通信中继、广域监视、地雷和化学武器探测、信号情报和精确发射支持,这也是“未来战斗系统”已规划的无人机中最大、最高级的一种。“火力侦察兵”无人直升机在混合和匹配传感器、有效载荷和武器系统方面具有很强的能力。它能在各种环境执行陆军的探测任务。它将同陆军的单一系统的地面系统兼容。该机一旦发射,其不由地面站控制,而是转交给空中平台控制如“阿帕奇”或“黑鹰”直升机。它将主要用于执行情报/监视/侦察任务,为指挥官提供实时的战场信息。一套“火力侦察兵”系统包括4架飞机、两个发射控制站和若干有效载荷。第一架装备“未来战斗系统”的“火力侦察兵”机体将于2006年1~2月时间框架内交付,该机将于2006年6月飞行。

  • 名称:Mk-46鱼雷
  • 研发单位:霍尼韦尔公司
  • 研制时间:50年代

现在,海军作战并不仅仅只是水面舰艇、水下潜艇的作战,而是包括了舰载预警机、舰载战斗机、舰载直升机等在内非常完善的作战体系,这个体系内的武器装备除了潜艇舰只以外,主要包括有舰炮、近防炮、反潜鱼雷、反潜火箭弹、防空导弹、反舰导弹、反潜导弹、对陆攻击巡航导弹,甚至反导动能拦截弹等。

技术数据

  • 弹径:342毫米
  • 弹长:2,590毫米
  • 全重:235千克

Mk-46美国图片 3

  Mk46型鱼雷是专门设计用来攻击高速潜舰的轻型鱼雷,同时也是美国海军在轻型反潜鱼雷中所库存储备最多的骨干武器,并且也是北约现役的标准武器。Mk46
Mod 5型预计会服役到2015年,Mod
5型是原有型款的升级,此升级计划是从1989年开始,特别针对浅海方面的性能表现进行加强,此计划之后发展出舰射的Mod
5A型与空投的Mod 5A(S)型。

本文着重讲反潜导弹,所谓反潜导弹是指从水面舰艇或潜艇发射的攻击水下潜艇的导弹,由运载壳体、动力装置、制导系统,以及战斗部等组成。

结构特点

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具有多次重复攻击的能力。如果追击目标时,突然失去目标信号,鱼雷就会呈浮游状态,等再次获得目标信号后,再重新启动加以攻击。由于MK-46型鱼雷技术先进、性能可靠,在研制成功后,很快就被美国海军作为标准鱼雷大量装备,而且它还成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的主要鱼雷之一。MK-46型鱼雷从最初的Mod.0型开始,陆续研制生产了Mod.1、2、3、4、5、6等改进型2500余枚,在美国海军和其它至少26个国家的海军中服役。

MK-46型鱼雷的推进器与它的前辈MK-44型鱼雷的电池动力推进器不同。该鱼雷第一代产品MK-46
Mod.0型采用的是固体燃料推进器,但因噪声较大,只生产了少量便停产了。第二代产品Mod.1型于1967年4月入役,其控制方向及潜深的4片尾舵已经进行了改造。该鱼雷是反潜直升机空投型鱼雷,1972年装备美海军。该雷的程序与自动导航仪均有改良,提升了其重复攻击目标的能力。Mod.3型改造计划还没有进入生产阶段,便被更新的Mod.4型鱼雷所取代

ASROC反潜导弹的先驱

美海军在上世纪60年代初期就研发成功了反潜导弹,随即就装备了西方大多数的巡洋舰、驱逐舰、护卫舰级别的大中型水面舰艇,就是军界大名鼎鼎的阿斯洛克反潜导弹。

阿斯洛克反潜导弹,弹长4.6米,弹径325毫米,发射重量435公斤,射程大约10公里,采用固体火箭发动机,飞行弹道类似于弹道导弹,属于弹道式反潜导弹。

ASROC导弹由一枚MK-46反潜鱼雷以及一固体火箭推进器组合而成,其火控系统为MK-114,包括MK-53攻击战术显示台,以及MK-134计算机等,大都采用了MK-112八联装发射装置。

美海军新型的MK-46
Mod5型反潜鱼雷,弹长2.6米,重量235千克,战斗部装药44.5千克,最大速度45节,攻击深度750米,射程8千米,一旦落水能自动寻的搜攻击水下的常规潜艇,由于鱼雷攻击深度较高,即便对核潜艇的打击效果也极佳。

现在,美海军的阿斯洛克均已使用MK-41垂直发射系统进行发射,因此发射效率明显改善,而且可以与标准IIER、战斧、海麻雀等导弹混装,作战性能大为提高。

反潜导弹,对我海军来说正式装备的时间非常晚,远远地落后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海军,因为我海军驱逐舰、护卫舰等主力水面作战舰艇,直到90年代初期,随着052型驱逐舰和053H3型护卫舰的服役,才陆续装备了引进意大利A224/S型反潜鱼雷技术国产化的3联装324毫米轻型反潜鱼雷。

只有在有了324毫米轻型反潜鱼雷的基础上,军工才有可能结合现有的国产反舰导弹,将两者有机地融合在一起,据此研发出国产反潜导弹。

反潜导弹,最终实际上就是一枚反潜鱼雷,是和反舰导弹的助推系统有机结合在一起,因此,称反潜助飞鱼雷,或火箭助飞鱼雷,似乎更能反映此型武器的本质特征。

在拥有国产化的324毫米轻型反潜鱼雷的基础上,我军工将C-801反舰导弹的导引头和战斗部拆掉,塞进了324毫米反潜鱼雷,就研发成功了我海军第一种CY-1型“长缨一号”反潜导弹,当然,写作时的过程貌似非常简单,实际研发时哪有那么简单的。

无疾而终的CY-1型反潜导弹CY-1型反潜导弹,弹重610千克,弹长5米,直径0.4米,翼展1.2米,飞行速度1.5马赫,通过导弹的助推作用,使鱼雷在更大距离上实施对敌潜艇的猎杀,射程大约20公里,最大攻潜深度300米,为一般常规潜艇的极限下潜深度。

仅从技术参数来看,射程显然超过了名声在外的ASROC反潜导弹,但CY-1型反潜导弹的攻潜深度300米,只适合攻击常规潜艇,不具备攻击大型深规避鱼雷攻击的核潜艇,核潜艇之所以难打,除了隐蔽性能好以外,大潜深也是其躲避对手反潜深弹和反潜鱼雷打击的有力手段。

当时,我海军利用051型驱逐舰和053H1型护卫舰进行了CY-1型反潜导弹的海上反潜测试,从反舰导弹发射管发射出去时,CY-1型反潜导弹先沿着弹道飞行,到达一定距离时火箭助推器自动脱落,包含战斗部在内的雷体却继续按惯性飞行,鱼雷随即入会落入目标海域。

在鱼雷的尾端,会自动打开降落伞,以减缓雷体落水的速度,入水以后,鱼雷就打开寻的器,声自导系统开机寻找潜艇,锁定并加以攻击。

CY-1型反潜导弹只能采取倾斜发射管发射方式,我海军对其进行了海上实弹发射测试反潜效果,由于没有正式量产,因此并装备我海军水面作战舰艇。

究其原因就是我海军所有的水面舰艇,大都以执行反舰作战任务为主,当时舰载垂直发射系统并未装备我海军,甲板上有限的倾斜发射箱,都是用来装载反舰导弹的,所以并没有更多的发射箱,能够容纳CY-1型反潜导弹,对我海军来说历来重视反舰作战,反潜作战当时就交给了规模庞大的037系列猎潜艇和规模同样庞大的033型和035型常规潜艇等。

但关键原因是CY-1型反潜导弹,发射过程中没有中继制导,因此雷体落点控制比较困难,特别是发射范围较远时,依靠鱼雷自身探测范围毕竟有限,鱼雷的自寻搜潜攻潜效果就差强人意了。

且当时国外的MK-48重型鱼雷的打击距离已经超过40公里,射程只有区区20公里的CY-1型反潜导弹,已经不具备猎杀“洛杉矶”级攻击核潜艇的能力,因此我海军迫切需要能有一款射程至少超过50公里的反潜自声导鱼雷。

尽管CY-1型反潜导弹最终无疾而终,不过通过对CY-1反潜导弹的研制,我军工掌握了反潜导弹的多项关键技术,即总体设计、雷箭分离、雷伞分离、雷体入水控制等,为发展更加先进的反潜导弹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脱颖而出的CY-3型反潜导弹

此后,军工又先后研发成功了CY-2、CY-3型反潜导弹。其中,CY-2型反潜导弹是将C-802反舰导弹的导引头和战斗部拿掉,塞进了324毫米轻型反潜鱼雷,就成为我海军第两款CY-2型“长缨二号”反潜导弹。

CY-2弹长4.5米,弹径0.36米,翼展1.18米,最大射程55公里,但射速却由CY-1的1.5马赫下降至0.8马赫,非常遗憾和CY-1反潜导弹一样,CY-2反潜导弹也未能在我海军中服役,原因除了射程有所提高以外,CY-1反潜导弹上几乎所有的不足之处,同样全都体现在了CY-2反潜导弹身上,更何况飞行速度的降低,也影响了CY-2型反潜导弹作战能力的提高,海军对其性能并不满意。

自进入新时期,我海军终于装备了CY-3型“长缨三号”反潜导弹,由CY-1、CY-2的倾斜发射方式,改成了舰载垂直发射,因此不再占据驱逐舰、护卫舰甲板上宝贵的反舰导弹发射箱,为CY-3反潜导弹的最终顺利上舰创造了非常有利的条件。

以海军054A型护卫舰为例,在76毫米单管舰炮后面甲板上拥有4个8单元共32个垂直发射井,在24个垂直发射井内装备红旗-16中程防空导弹的同时,用8个垂直发射井装备CY-3反潜导弹,则054A型护卫舰的反舰、防空和反潜作战就显得相得益彰了,这样4000吨级的护卫舰战力不亚于海军以前装备的051型和052型驱逐舰。

CY-3反潜导弹已经被证实有效射程100公里,至少在射程上已实现了对美军海长矛反潜导弹的超越,而采用上世纪80年代技术设计的海长矛导弹,绝对不可能使用GPS制导来提升反潜鱼雷的落水精度,因此CY-3的攻潜成功概率注定在美海军海长矛反潜导弹之上。

采用了数据链系统的CY-3反潜导弹,载舰在其飞行过程中,能随时随地对其设置目标攻击参数,CY-3反潜导弹的装备,明显提高了我海军水面舰艇的反潜作战能力,形成了远程反潜直升机、中程CY-3反潜导弹、近程324毫米反潜鱼雷和反潜火箭式深弹在内的完整对潜打击体系,填补了反潜直升机和管装反潜鱼雷之间的火力打击空白。

让外界匪夷所思用火箭炮发射的反潜鱼雷

在南非举办的防务展上,国内著名的军火贸易商保利集团曾经展出了一种新型岸基反潜火箭助推鱼雷的模型,引发了国外客户的极大兴趣,与岸基反舰导弹装备一样,说明我军拥有了岸基反潜导弹,从而获得了又一种反潜武器装备,在战时增添了新的反潜手段。

保利集团推出的这款反潜导弹独特之处在于,不是部署在水面舰艇上,而是作为地面WS-3远程火箭炮系统配套的一个弹种,从而赋予了火箭炮系统具备反潜作战能力,似乎在全球范围之内都极为罕见。

此款由WS-3反潜导弹发射的反潜鱼雷,采用惯性制导+GPS制导作为中段制导,具有可靠的攻击精度,射程达到了100公里,射程也超过了美海长矛反潜导弹。

但由于WS-3火箭炮系统不具备对水下潜艇的探测能力,因此在遂行对水下潜艇目标实施远距离打击时,必须通过数据链接受来自反潜巡逻机、反潜直升机、水面舰艇和潜艇、水下声呐阵列,甚至岸上指挥所发来的目标坐标参数等。

由于WS-3火箭炮发射车,平常只能部署在陆地上,因此反潜作战时的机动性肯定无法与海军水面舰艇相提并论,且大口径火箭炮系统属于陆军集团军炮兵旅装备,将其融入进海军的反潜作战,必须得与海军水面舰艇和潜艇,反潜巡逻机和反潜直升机,以及海底声呐系统的支持,无疑对数据链的兼容性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

即便通讯能力较强的美军,也未想到开发大口径岸基火箭炮发射的反潜导弹系统,其他国家根本就想不到了,我大口径火箭炮技术独步天下结下的硕果,非常奇葩的岸基火箭炮发射反潜导弹,真的让外界感到匪夷所思。

当下,我海军装备了052C/D和055型驱逐舰、054A型和056A型护卫舰、直18/20反潜直升机等一批先进的反潜平台,还拥有了甚低频主动拖曳阵列声呐等先进搜潜设备,现在又有了射程100公里的CY-3远程反潜导弹,甚至WS-3型火箭炮系统都能发射100公里远的岸基反潜导弹,必将进一步完善我海军的立体反潜体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8455登录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